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暗卫逆袭】世昭霜华

+ 关注 k、言溪 更新于09-14

宁霜吟,拥有皇家特务机构司幽阁暗卫和当朝宰相嫡长女的双重身份,年幼时被他人算计进入司幽阁,自小在夹缝中生存,见多了血腥黑暗,这也使她的性格拥有了黑暗的一面;
在这片土地上,这个时代,一个又一个的算计,一个接一个的圈套,背后隐藏的真相终于渐渐浮出水面……
而作为宁霜吟的你,又该如何绝地逆袭,卷土重来呢?

注:更新频率为周更,周更量为2500—5000字左右(有时间会加更)
前期女主受制于人,后期翻盘逆袭会比较爽,甜虐交织(虐占的比重更大)
三个可攻略男主均有HE和BE结局(付尘逍线后期在感情上会有虐)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更穿越文~太爱王爷了~是分长文嗷~
如果我穿越进了《世昭霜华》1
本来是个平平无奇的一天,某位少女正托着腮一边吃着棒棒糖一边刷剧情。
“哎呀,怀王真的好好康!沉沦盛世美颜啊!”少女伸了个懒腰,咬碎了棒棒糖。“炎炎夏日呆在家里好好看美男不好吗,非要出去干嘛。”
突然她眼前一黑,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等她醒来时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没错,这个倒霉的孩子就是我。
“搞什么啊,难道是我热糊涂了?这里怎么那么熟悉呢……”我咬着下唇思索了会,有个不太好的预感在我脑海里出现:别跟我说我穿越了啊喂!
我环顾四周,这气派的建筑,熟悉的砖墙玉瓦……这不会是怀王府吧?!我拍拍身上的尘土,绕了半圈,果然在正门处看到了“怀王府”三个大字。
“这是怀王府,按剧情来说这应该是霜吟夜探之后了,王府守卫似乎也多了起来。”我这么想着,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谁在那?出来!”
我又没有保命的手段,再说了我穿的和这些人也不一样,在他们看来我就是个奇装异服的异国人吧。不过好在语言互通,我决定晚上来这看看能不能得到点什么有用的东西。
入夜,我披上了从不知道哪里顺来的一黑斗篷,不得不说,还挺合身。之前刷剧情的时候看见怀王府应该是有密道的,我在墙边来回摸索,终于找到了开启密道的砖。
我猫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摸黑向前走,过了很长时间才看到微弱的光亮。那应该是王爷的密室了。走到门口,我悄悄探出一个脑袋,看见没人之后才走出来。一声轻笑让我突然警惕起来,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我看看这又是哪只小猫咪误闯了本王的地盘?”
我既惊喜又害怕,惊喜是因为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害怕是因为大家都知道王爷手段有多残忍,我可不想穿越就这么惨死在自己心上人手里。我努力保持声音平静,稳定下来之后我开口:“小的只是仰慕怀王爷,想见一下本人面貌。”说完这句话我就想咬掉自己舌头,这鬼话我都不信,他还能信我?
谁知道他还想了想,走到我面前。他比我高20cm左右,我穿着黑斗篷戴着帽子,他从这个角度是看不见我真面容的。下一秒他就把我的帽子摘了下来,我一惊,抬头和他的视线对上了。那双眼眸中似藏有星辰大海,看一眼就让人沉沦不已。我慌忙低下头,感觉双颊有些微微发烫。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抬起我的下巴迫使我和他对视。他突然凑到我耳边:“像你这样的人之前还有一个,不过你是什么来历,本王自会调查。”
3 42 2020-08-15 20:54:01
如果我穿越进了《世昭霜华》2
“陌远。”他朝门外喊了一声,立刻就有一个男子来到他面前,单膝跪地:“属下在,王爷有何吩咐。”
闻人怀笙看了我一眼,把我的黑斗篷扔给了我。又对陌远说:“你去布庄让那些最好的绣娘过来给她量身定做几套衣服和鞋子。”说着,还看了看我扎成马尾的头发,“再去挑几套适合她的首饰来,明天我就要看到这些东西,关于她的事对外只字不提,谁走漏了风声,你明白我意思么?”陌远点点头,退下了。
没想到我喜欢的男人竟然还那么温柔体贴,我笑了笑。他听到我的笑声,朝我这边走了过来。他说:“跟我过来,我带你熟悉一下这里,顺便给你安排一个住所。”
我乖乖跟在他后面,听他说着怀王府的各个地点。走到一个稍微大点的地方,他停下来推门走了进去,说:“这是偏殿,一直没人住,今后你就住在这吧,我会给你安排几个手脚麻利的婢女,有事找她们就好。”他愣了一下,又说:“我的寝殿在前面,左拐直走就是了。”我“哦”了一声,在闻人怀笙这位好心的“导游”的介绍下,我终于在戌时熟悉了整个王府。
刚回到偏殿,陌远就带着几个绣娘闯了进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们就拿量尺在我身上量来量去,记录好了一堆数据之后,又有两个婢女抬着一堆杂七杂八的首饰进来了。陌远对我解释说:“这两个婢女从今后开始会照顾你的饮食起居等一切事物,有事找她们两个。”
我干笑两声,陌远的声音太冷淡了,感觉似乎对我这个不速之客不太欢迎。但是我转念一想也正常,毕竟哪来个陌生的奇装异服的人都会警惕吧。其中一个婢女似乎生性活泼,看见我对我行了一礼:“小姐好,我叫悠。”而另一个婢女就显得比较沉稳,她和悠一样,对我说:“小姐好,我叫箬。”我摆摆手,说:“以后见我不用行礼啦,我看我们岁数相仿,你们以后叫我逸就好啦!”
她俩相视一眼,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小姐。”古代人都这么刻板吗……我这么想着,既然她们这么叫,我也不反对什么了。
第二天卯时,悠来到我房间,轻轻推了推我:“小姐,醒醒,该梳妆了。”我半醒半睡地揉揉眼,说:“啊?这就起床了……”她一把把我按在床上,说:“王爷吩咐过了,小姐的衣食住行均由我和箬负责。这是王爷派人给您送来的衣服,想必小姐穿上一定很好看。”我有些不好意思,我说:“不用你帮忙啦,我自己穿就行。”然后下一秒当我展开这个衣服的时候我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这怎么比汉服还难穿?我尴尬地咳了一声:“咳,那个悠,还是你来帮我吧。”
8 36 2020-08-16 19:01:30
/长评
表白作者言溪,表白《世昭霜华》,表白付尘逍
ps:可能会有点ooc,谨慎食用,正文发不完,评论区还有

-故事的开头总是极具温柔,故事的结尾总是满目痍疮。
-“宁霜吟,你注定黑暗。”
如果此生注定只有一个结局,那么会不会有那样一束光,照进我的生命,使我能够鼓起勇气直视现实的黑暗?
-“在下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止安。”
是什么时候开始,又是因为什么,让付尘逍总是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弄清宁霜吟的一切?
或许是她佩戴的银铃手环,是她拒人千里外的漠然,温润眉眼间的刻意伪装,又或许——是她身上故人的熟悉气息。
初相逢,付尘逍只消一眼便识破了她在怀王府房的屋顶为逼迫他交出情报簿刻意的狠戾。他看见了她手上的银环,竟鬼迷心窍地提出要请她吃饭。
仅仅凭着感觉,就想寻得失踪多年的故人。
再相逢,是在盛京城外的一座石桥上。彼时夜色静谧,姑娘神色晦暗,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些悲伤。
“姑娘虽整日以笑颜示人,但在下却觉得姑娘气质沉重,并不真的开心快乐。”
“栗子糕甜饴可口,希望此物能让姑娘的心舒缓片刻,也算作在下送姑娘的生辰贺礼。”
那时宁霜吟觉得,付尘逍懂她,似乎仅凭两面之缘,就能透过外表窥探她内心不愿公之于众的伤疤。
她是司幽阁的刀,是关逝的刀。在司幽阁的那几年,她早已习惯了不见天日的黑暗。往事重提,不过是徒增痛苦与悲伤。
偏偏付尘逍于她,是撕破黑暗的光,是春日温暖的太阳,能够抚慰她心口的伤痛。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15 63 2020-08-04 09:46:06
打开APP,查看全部597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