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快穿】天教分付与疏狂

+ 关注 亡客听无 更新于05-04

题记——
“天教分付与疏狂,累上留云借月章。醉里不知谁是我,非月非云非鹤。”
【灵感来自朱敦儒《鹧鸪天•西都作》】

她对自己的过去没有太多的记忆,或者说,根本没有记忆。
只是那天,一只白色的小肥啾出现在她身边,傲气地告诉她——
“被选中之人呐,庆祷吧!”
只有这时,她才获得姓名……以及一份非常重要的使命。

ACT 1.
闻之,是谁人在大火中哭泣……
自儿时生起的执念,于繁灯落尽的夜央中,又将被如何演绎?
盗窃者终沦为受窃者,他仍颜色不改,洋洒笑道——
“伴鹤随风便得自由,闲云也抱明月归去,无所障碍。”

ACT 2.
昭华之声不绝于耳,韶华之下,暗流涌动……
“错因交战,错应捕杀。”
且问——虚伪的盛世,孰来作掩?
但待彼时,战火余烬,白雪遗音。

ACT 3.
逃离深渊之人,终会再为深渊所噬……
屏风后,声声高扬,却又声声嘶哑,是“他”?亦或是他?
枯吟毕,血雨漫城,那人却毫无悔意,他摘下残破的面具,低眸下视——
“不知者无罪?在我这里,无知者该死。”

……

言尽于此,故事却不止于此。
但旁听之人,不要就此驻足,谁都不能隔岸观火……

“只要岁岁平安, 即使,生生不见。”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以胡菲菲为角度的自述(?)带着点个人理解感谢各位看官细心品尝

痴狂

我来到这烟花柳巷已有数日了,可我还未曾踏出花楼一步。

听贴身的丫鬟说,最近老鸨换得特别勤,想也不必想,那一定是他派来盯住我的眼线。他早已害死了我的父亲,毁了我的清白,我还有什么希望逃跑呢?倒不过多此一举。

我曾是夜央城一个寻常巷陌里最平平无奇的布衣女子,一心想要考取功名,成为一名大名鼎鼎、风光无限的大理寺卿。

我有幸生得容貌可人,耳濡目染,饱读诗书,也算是能称得上知书达礼,可是……

可是他却毁了这一切,毁了我心心念念的人生!

为什么那些大人物就可以欺压我们,欺压我这样地位地位的人!我不服!我誓要让他们后悔!

所以,我无限感激那个在我最为落魄时出现的男子,那个神秘的人。他是我胡菲菲这辈子的恩人,是我要尊敬的人物。

他是有很好的身份的,我最初以为他与那些可憎的大人物是一般无二的,不过是来这里寻寻刺激的。不过,我错了。

他,

他是来救赎我的,是赐予我新生的圣人,他会带领我们走向自由的。

他告诉我,牺牲是必要的,所以不能因为胆小懦弱而放纵罪恶白白让他毁了更多的人。说着,他在我的手心中放了一张纸。

那怎么可能是普通的纸,那是恩人赐予我的新生的法宝。我要将它紧紧攥在手里,关于怎样合理运用它,我早就想好了。

不如就从你开始吧?小侯爷?

那一天,我拿出了药方,随意地提了一下,他果然上钩了。我就知道,他怎么会不接受呢?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方子,一个绝佳的彻底把你送去见阎罗王的方子!

这一次,我可要要将你好好玩弄一番才好。真想知道到时候你得知真相的表情,不过你那么蠢的烂人恐怕是没有机会知道真相了吧?

连日来已经有数个姑娘走丢了,他们都在传这事与俞鹤归有关,不过也就我最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不过一个栽赃陷害的雕虫小技罢了。

她们究竟去了哪里,我心里可是清楚得很。这长乐巷的那座荒井里可真是怨魂重重,那巷口的四字“乐善好施”真真是讽刺啊!

……

堕落?能有什么可堕落的呢?我早就没有什么堕落可言了,我早就是深坠于黑暗之下,却还裹着光鲜皮囊的恶灵。现在活着的是凝香馆的花魁“阿花”姑娘,而非那温柔善良的胡菲菲!

她?死了!死在了那个被他请入凝香馆的夜晚,死在了得知父亲死了的那刻!我是早就死了的人,只想要将他快些层层剥开,将他一切丑恶置于普天之下!

剩下的请见于评论区
5 9 2021-04-22 16:30:33
—参差—

他素来是情感单薄的。
与大理寺斡旋五载年岁,大抵内心仍讥诮他们的锲而不舍。
他的来路是山河混沌不清,自然不惧生死亦或黑白。
所谓后路,是留给那些贪生怕死之徒,而不是他。
他从来不屑于给自己找寻旁人所言的台阶。
人间在三界内,却寻不得一处好容身。
本就是从野火中脱身的烈焰,无论走到何处都是将那儿灼烧殆尽。
他向来自负的。粗鄙者轻蔑,异路者不结。终了仍独自一人孑然一身。
可他遇见了她。
她举觞并笑,一眼看穿了他的那些阴谋诡计。
只在那一刻,他好似感受到了自己惯用的下三滥套路在她眼中都是翻不起波澜的小水花。
他惊觉他们是同类。
俞鹤归平生第一次,被人偷盗了东西。
从前哪有能抓住白衣无相衣袂的这等好事。可若他甘愿沉沦,那便是一败涂地。
他何来云鹤深深啊,不过遇她前以此做犬牙,却为她去了锋利。
青山鹤归,无言以疏。
想来自己一身风骨不过终一介凡夫俗子。但她不同。
她说世道之下她不愿随波逐流。她是从光中来的,照亮了被桎梏的星火。她说,其实匡扶正义只是幌子。
她说她很自私。
牢狱的留一命不过为了刨出他身上的价值,不过为了她的最终目的。
但那终究是一命。
他的通途曾无日月,她却为他洗却一轮尘。
所以何来怨恨。对于俞鹤归来说,秦无疏是他此生不悔。
纵使宿命不可能。纵使妄图两袖洗净风尘,越是灌满两袖,惹得一身风尘。
但她教他莫要如草芥委身。
她同样是烈火。同样灼烧众生。同样与他,形单影只。
可是她有过往,纵使模糊成史书上薄薄的小字,纵使岁月流逝中连小字也不剩。她有她的世界。她最终还是要归于她的岁岁年年。
可谁知有人半路讨债索命,要她回不去。
他怎会让索命之人得逞呢?
于是啊,一命再换一命。大概,此后便两不相欠。
他说。
老人说每件事都要有始有终,那我们的故事始于此,便止于此。就当是添一情字于春秋,而后永将其囿于过往爱恨。
当做,不曾来过。
来生便不盼了。
此生相见相识,已然属实莫大荣幸。但愿你我生生皆不见,岁岁具平安。
忘了我,忘了那个在异世遇见的俞鹤归。就像消散在未央大雨中的烟花那样,忘却我。那不是你的世界,便不要记得了。
可他唯有一句不敢言。
带着它入了土,到了骨枯坟青也犹藏在心中。
“他日异世若再逢,莫要叫我负连理。”
大概我愿你岁岁平安,却违心说了生生不见。哪日待我磨平棱角,去了参差,再道一声,不负相思。
何以为相思?不以红豆,只以平安为愿。
生生世世远离参差。
6 34 2021-04-08 19:15:23
打开APP,查看全部166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