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返回 评论详情
特殊约会
男主:凌墨,丛泽
约会内容:
丛泽放下手中的蘸水羽毛笔,活动了下因长时间用力提笔而发酸的手腕。
真的太忙了,白天泡在图书馆内听学士讲解,晚上则抱一摞书回房间里一笔一划地学写字,对于异世大陆的生活,最让他头痛的恐怕就是识字问题,大陆语言的发音和汉语并没有大区别,但日常学习少不了要翻阅书籍,而那些书面文字对他来说不亚于天书。
下意识地环顾下四周,照明法术将屋内制造出有如白昼的效果,连窗帘上绣的典雅花纹都映的清楚,衬托出窗外浓重的黑夜。
“这么晚了?”没有了手机的提醒外加全神贯注于书本,连他自己都惊讶于时光的飞逝之快。
正要将书卷合扰,余光却瞥见了虚掩的门外一个不知何时站立的挺拔身影。
“凌墨?”他试探地问,只是声音里还含着几分不易觉察的期盼欣喜。
门应声而开,身着盔甲的青年带着风尘仆仆的味道,面上却觉察不出什么疲倦。
“大人,您还没休息?”
未完待续…
(其实是因为最近开学,新一学期很重要,要升高三了,除了假期没有太多时间而且老妈也不让总上网了,所以把目前的存稿发出来请非鱼大大过过目,看看这次周末有没有时间好写完,多谢大大。)
13 54
评论回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级期待!!似水加油!!
2019-03-02 11:54:46
回复沧海有珠 abs: 我看到啦!很棒的说!~
2019-03-04 10:52:01
回复沧海有珠 abs: 你可以再加 上去鸭~
2019-03-17 21:12:18
回复沧海有珠 abs: 好呀~精修也不用删除 你可以直接继续贴在下面的~
2019-03-21 11:19:56
回复沧海有珠 abs: 好哦~么么似水小脸蛋(爱你的嘞
2019-05-09 00:54:31
回复子非鱼asd: 我回来了,也精修完了,谢谢大大捧场!
2019-05-14 22:51:44
回复子非鱼asd: 精修重改:
丛泽将鹅翎笔插回墨水瓶,活动了下因长时间用力而发酸的臂膀。面前堆满封面烫金的羊皮典籍,在他面前,一本小小的线订簿摊开,各种诡异却不乏工整的符号与一个个汉字排列对应,好像他复习时背的单词手册。压着散乱的纸张。
真的太忙了,白天泡在图书馆内听学士讲解,晚上则抱一摞字典回房间里一笔一划地学写字外加做笔记,对于异世大陆的生活,最让他头痛的恐怕就是识字问题,大陆语言的发音和汉语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日常学习少不了要翻阅书籍,而那些书面文字对他来说不亚于天书。
身为高三生,对这种生活节奏倒没有什么不适应,况且他也想早日融入这个前生的家园。每当和这里的人交流,便感到自己的格格不入—毕竟,他不能永远寸步不离地依赖凌墨。
凌墨…
下意识地环顾下四周,照明法术将屋内制造出有如白昼的效果,连窗帘上绣的典雅花纹都映的清楚,衬托出窗外浓厚的夜。
2019-05-14 22:52:19
回复子非鱼asd: “几点了?”丛泽下意识地伸手向腰间一摸,抓到长袍的垂带后不禁苦笑,真是改不了拿手机的习惯。
正要将注意力放回书卷上,余光却瞥见了虚掩的门外一个不知何时站立的挺拔身影。
丛泽心下一动,“凌墨?”他试探地问。
门应声而开,身着盔甲的青年带着风尘仆仆的味道,面上却觉察不出什么疲倦。
“大人,您还没休息?”
“嗯,你…怎么这么晚来了?”
多日不见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丛泽原本设想的话语和情绪一时间却在关头跑了个干净,他就坐在椅子上呆看着对方。
“有些担心您,所以交接完工作就过来了。”凌墨说着,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大人,时间很充裕,您大可不必如此劳累…”
“习惯了学到很晚了,早一点睡就觉得是虚度光阴,哈哈,没想到穿越了也脱不开高三狗的命啊。”熟悉的话题似乎为丛泽找回了一点言语的能力,心里轻松起来。
“你来的正好,帮我看看这几个句子对不对,我刚刚试着写了一段话。”
“可是大人,您需要休息…”
“急什么,时间还早呢,你先过来坐下,别只在那站着了。”丛泽将右边的一把椅子揽得更近了些。
2019-05-16 21:16:26
回复子非鱼asd: “是。”凌墨知道他的脾气,当下便走过来在椅子上坐了,稍欠身向纸上细看,丛泽则随手将几张纸夹在一本书里,伸手去取了笔,在瓶沿轻磕着多余的墨水。
“第三个句子动词排列顺序错了,”凌墨出声道,丛泽收回手腕,抬眸看向他,凌墨微垂了下眼睑,仍旧目不斜视,“还有最后一个,疑问词的位置也不对。”
“这样啊…那要怎么改?”丛泽想去拿那本放在面前的簿子。
只是他刚想,便觉手上一个温暖。
满布硬茧的掌心覆住丛泽细腻的手背,手指按着丛泽纤长的指节,轻刮过皮肤,带来的粗糙摩擦感有如细小的电流,颤动着丛泽的神经。
丛泽惊讶地张了眼,却并没有挣开他,任由他带动着自己握着笔,在纸上连出一道道圆润柔和的字体。
丛泽只觉得耳根有些发烫,又不敢转头面对—虽然他知道自己大概现在正半个身子都靠在那人怀里了。脖颈与领子间像有一片羽毛吹拂,有些发痒,一下下撩拔着他的心。
—其实是凌墨的头发遗露了几缕垂在丛泽肩背与脖颈,随着他下笔轻轻晃动。
2019-05-16 21:17:02
回复子非鱼asd: “可以了,大人。”温暖消失,丛泽方才如梦初醒,不禁觉得面上血液聚集。
“那个…明天再讲吧,我困了,先休息吧。”丛泽连忙起身,凌墨也随之起立。
“这么晚了,你也别回去了,打扰到别人就不好了,咱们俩就睡一起吧。”尽管心头小鹿乱撞,丛泽还是不想放过这个和他共处一室的机会。
凌墨点头,并没有多做拒绝—其实他这个时候过来,若说没有一点这个想法,也是自欺欺人。
“你帮我收拾一下,我先去洗漱了。”丛泽简单归拢了下书卷,走到一旁的梳妆台前摘下耳饰。
凌墨整理叠放着书籍,拿起一本字典时,一张对折的纸随之掉落。
弯腰拾起,当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的拙劣笔迹,凌墨一向波澜不惊的双眼里掀起狂风骤雨。
千篇一律的,只有两个字。
从接触神眷文字伊始便被那个少年反复练习的名字,一笔一画勾勒着他的心事,隔着一层纸依然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凌墨可不是迟钝的人啊…
2019-05-17 11:59:19
回复子非鱼asd: 将纸仔细地对折,收在盔甲内贴身的口袋里。凌墨继续埋头做事,仿佛什么也没发生—红了一大片的脖子却不客气地出卖了他。
床不小,容纳两个男人可以说刚刚好,丛泽先上了床,凌墨看着他盖好被子顺带给自己在枕头上留了好大一块地方,这才缓缓躺下。
没有拉窗帘,房内原本奢华的摆设都在空明若水的月光里笼罩上了一层细腻的轻纱。
丛泽侧了个身,正好和那人脸对脸,彼此甚至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吐息。
恍然间,两人都感到这场景有些似曾相识。
“说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时晚上你就是在我房间睡的,你开始还坚决要打地铺。”
“那时我怕冲撞了您。”
“哈哈,其实我也怕我会睡相不好挤到你。”
2019-05-17 11:59:51
回复子非鱼asd: 得益于神力,丛泽的视力提升了不少,在黑暗中他也很快看清了对方的面容,此时那人一双清澈的眼睛正定定地望着他,满头银白发在窗口投下的一道月光里,泛着丝缎般的光泽。
丛泽向前挪了一寸,抬手轻抚起他耳侧的一缕发丝。
“可是,我怎么能让你感冒啊…”
他把头埋进凌墨怀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心头各种复杂情绪交织,
“睡吧,有我在。”一只手臂笨拙地环上他的腰。
丛泽一笑,多天以来紧绷的神经却被这句话与那个温暖的躯体带来的安全感轻易击垮,他合拢上了眼皮。
轻轻为少年拉好被子,凌墨把他抱的更紧了一些,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心跳,与他均匀的一呼一吸。
他凝视着神明沉睡的轮廓,就像是—
看着自己,在这世间的,全部。
2019-05-17 12:00:56
回复沧海有珠 abs: 哈哈哈哈哈!!似水加油!!我~乖巧.jpg
2019-05-17 23:43:10

我是有底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