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全线完结】凤冠添香

+ 关注 灵芸兰秋 更新于07-01 完结

你爱的人无情的抛弃了你!
爱你的人诛你九族、赐你毒酒!
你不顾名声救下的天下百姓,对你的死却置若罔闻!
“凤冠”命格的你重生了!

你抛弃上一世的天真善良。隐匿身份在这布满荆棘的乱世中步步为营!
你要灭他国、伤他心、让他的王权富贵化为乌有!
你要让他尝到你所经历的业火焚身!

杀一人,痛一分!杀三人则灰飞烟灭。——这是魍魉对你的忠告!
对于那些知道你身份的人,杀还是不杀?
对于让你痛彻心扉的男人,救还是不救?
鲜血淋漓的你最后会一统四国、成为女帝么?

你在爱与恨的边缘,步步为营!
你在杀与不杀的纠葛中,步步惊心!

作品授权:
立绘:彤彤、瑟瑟、PAPA、步夜等
主题曲:天涯共老。
插曲:锦盔传说、忘川辞、剑意江湖、秋风词等。
定制美工:绯君
CG、动态、背景:榕树、西行寺妖、风格洲、匿君、火精灵、翩跹、旧时明月等。
(若有未写上,请补充)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皦.芸同人文 楔子【煞星降世】

  南北朝乱世,风云诡谲。四方势力蠢蠢欲动。

  北秦六十五年,春,万物复苏。

  钦天监宋岚一如往常,在观星阁日观天象,据说此人精通鬼神,能未卜先知,算无遗策。北秦帝“爱才如命”,特下令颁布圣旨,封为钦天监。话锋一转,皇城楼阁上空出现变化,星云按照一定的轨迹运行着,忽然间大乱了起来,一个黑色星云出现,紧接着数百数千个星云顷刻间毁灭了。一时之间,贪狼星,七*星,破军星齐聚。

  “凶星现,天下将乱……这北秦的气数是要尽了啊!”

  宋岚定了定神,此时得赶紧通报陛下才是!

  此时,太尉府。太尉夫人坐胎十月,几近临盆。身子更是娇贵万分,今儿个太傅大人临走之时,还对着里里外外的丫鬟说道:“仔细照看着夫人。要是有任何闪失,唯你们是问!”说完便拂袖而去,丫鬟们习以为常,各个面面相觑,笑了起来。要说宠妻无度,这偌大的北秦,太傅大人要是自称第二,便没人敢称第一。

  这日夜间,一声“清脆”的茶杯落地响声,倒是惊动了屋外打盹的丫鬟。紧接着又是一声极其凄惨的尖叫声,吓得丫鬟们魂飞魄散,顾不上礼仪之分直接推门而入,此时,榻上的夫人,面色早已苍白如纸,额上冷汗蹭蹭,衣襟已被汗水浸湿,颤抖的手一直捂着腹部,似是绞痛。这是早产的征兆!

  琳婉和琉璃意识到了这点,便更是着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琳婉冷静片刻反应过来,推了推身侧的琉璃,着急道:“太医,快找太医啊!”

  琉璃点头如蒜,撒腿向着太医院的方向跑去。

  走出太尉府,夜色中琉璃漫无目的不停狂奔,仰头望天,空中果然黑沉沉一片乌云,一道闪电横空劈过,电光火石,映的天空一白。仿佛顷刻间,就会大雨降临。夫人早产,且尚在夜中,又正值雷雨交加,太傅大人又被皇上临时叫到养心殿,商讨国家大事,一时半刻抽不出身。这么宫中三更熄灭烛火,怕早已下钥了。这么跑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有了!”琉璃灵机一动,一个想法已成。

  夫又伴随着分娩的一声惨叫,裙下湿漉漉的一片,羊水越流越多,仿佛伴随着她的五脏六腑留了出来。琳婉着急的来回踱步,心想琉璃这个死丫头怎么还不来!

 一道接着一道的闪电劈在夜空中,殿内的窗纱随着轻风飘飘然的掀开,照得殿中亮如白昼,看的清晰女人痛苦到了极致。

  “我回来了!”琳婉眸光一瞥,只见琉璃端着盆
20 234 2019-12-24 15:46:15
指梦江湖 不负余生不负卿
慕容皦——“我望向你的眼睛,我看到了整个太阳。你是我的那束光。”
本是四国鼎立,却因你,风云征战,突变再起。他曾一身战甲,手刃昔日伤你之人,只为你报仇雪恨。却不想却成了你此生最怨恨的人。他以为此生不能再与你相见,却不想再见时,物是人非。他想要给你的天下太平,却不曾想到这浮华一世又岂能是众人皆可享受的。他只想与你细看姹紫嫣红,静听细水流年。最好的遇见是在某个不经意遇见彼此,然后会意一笑。而他没有认出你。他用千里江山博你开心,又因为这千里的辜负毁了这北秦的山川。
景禀臣——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本是想着建立在利用之上的爱情,没想到最初还是自己先动了情。世人皆说“谁先动情谁就输了”。当我说出宁愿放弃仇恨来与你共度我的此生时,你可知我下了多大的决心同时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我不是一个温柔的人,我的内心也有如过一只雄狮,可自从遇见你,我颠覆了整个世界只为你。我们本是同类人,但是任然对这个世界报以阳光。你愿意用自己的血液来救助每一个曾经帮助过你,以及每一个你爱的和爱你的人。你没有在担心他们是否在利用你,每次我妄想与你共度余生时,内心满是煎熬。这样的我真的能够给你想要的生活,并且给你想要的此生吗?
乾靖渊——白荼,你与我一同坐拥这天下可好?
他是一朝君王,却把所有的温柔全部给了你。他愿意把他的江山与你共拥有,而你却一次又一次身不由己的伤了他。要想要在这乱世中活的精彩恣意,谁又不是内心算计利用并且企谋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至亲至爱。你的一眼目光,抵得上浮华半生,只一闪,便觉得日月悠长,山河无恙。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水北,可惜你我之间人来人往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终始之间遇见你为时过晚,奢望的与你如画一生一天涯。愿意为你血染江山,坐拥天下。
白荼(沫芸)——再来半世,我真的要荼毒众生才可以复仇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本应该凤冠北秦,却因为一人食言,使得他一生失言。他负了你,也负了整个北秦的天下和子民。因为他的一句话,你曾经想要置这世上最爱你的人于死地,重新来过的一世,唯一的目的就是毁了他以及他的一切。本不想辜负这天下每一个爱你的人,却为了复仇,你被步步紧逼。你也想要活的恣意欢谑,可是告诉不许。(字数限制,会发到圈子)
10 349 2019-12-01 11:06:59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PS:剧情里白荼是个文雅[时而嚣张]的邻国郡主,而慕容是个腹黑却表面清冷的皇子)
这皇宫未免太过于大了,刚封成郡主的白荼迷路在一片桃树林。
慕容皦在树下习武,一招一式,招招潇洒。回眸那一瞬,他望到了树上一手酒壶,戏谑一般看着他的红衣女子。细看她,妆容浓厚,胭脂水粉气味浓重。
白荼往嘴里倒了几口酒,又看向树下英俊的男子:“怎么不练了?我还没看够呢。”说完又喝了口酒,再色眯眯的看向慕容皦。
“你是谁?为何在我的院里?”​慕容皦严肃地看向白荼。
“哦?你的院里啊,那我……走了”​白荼翻身下了树,大声、肆意地笑了起来,“好好练武吧,毛头小子。”
迎风酒宴上,素衣风雅的白荼正坐在宴席上,衣襟正坐,妆容得体,慕容皦根本不敢认她是那个气焰嚣张的女子。
宴席结束,白荼房内。一整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进来!”慕容皦进门,看见一位白衣女子披着大氅在明亮的月光下痴痴地想着什么。
“哟,挺会装啊~”​他挑起白荼的下巴,迫使着白荼看他。
“彼此彼此”​白荼翻身压向慕容皦,拉过他的脸细细品味了一番“脸长得还不错,不过就是个梁上君子!”
“哦?那我觉得你是我登基的最好奠基人。”语罢扬长而去,不再理会白荼。
第二日,白荼就收到了一道赐婚的圣旨,钦点她和慕容皦七天后成婚。
红色幔帐后,凤冠霞帔的女子并坐在大身着红喜袍的男子旁。
“所以,是你精心安排的?”白荼揭开了盖头,不想与他演这场戏。
“你对我有用,所以不能让你跑了。他的语气很冰冷,没有对自己妻子那种温柔的感觉。
“那我去榻上睡一晚。”
明儿一早,白荼惊奇地发现她躺在慕容皦旁边!!而慕容皦正一脸坏笑地看着她。白荼拉了几把被子遮在身上,呆萌地问:“你…你你干嘛了?!”
“放心,就你那点姿色还勾引不了我。”
白荼虽没有沐芸好看吧,但也还是四国中数一数二的才女。被慕容皦这么一说,她彻底恼火了。
“你睡榻去!”
“好啊!你睡冷宫去吧~”他还是趴在白荼旁边坏笑。
没想到这一假婚,就是五年。冥冥之中互生情愫,却谁也说不出口。
战场上,烽火四起,血流成河。一袭白衣的她在血色当中灼眼得很。就那天之后,世上再无慕容皦和白荼,他们战“死”在城门下,却守住了这一方土地。
七年后,琉水河边,一家三口在欢快的捕鱼,女儿很小,却也像白荼那般可爱,慕容皦那般俊朗。
12 208 2019-11-26 19:28:13
#自是浮生无可说,人间第一耽离别#
西乾十四年冬,盛开的红梅落上了雪。夜里,盛世红妆,翠钿步摇的女子静坐在床榻之上。梁上藏有君子。
“你活不了几天了,嫁给他就等于浪费你自己的时间。”魍魉躺在梁上,毫无表情。
“嗯,我知道,可我就想嫁给他一次”床上娇艳的人目含泪光,面上尽是不舍与哀愁。
“也罢,珍惜好时间,你只有一个时辰了”语罢扬长而去。
白荼揭开盖头,发了疯一般冲了出去。跨上快马,不远百里的跑去见她的情郎。
战场上,硝烟弥漫,血流成河,万千尸体上站着一位英姿飒爽的男子,眼中血光不止,血腥之气遍地。
她远远瞧见了他,那位她的英雄。半途,业火发作,白荼感知骨骼寸断,身体逐渐麻木,便加快了速度。
“皇上!那是……”
白荼直接飞下马来,乾靖渊稳稳接住她。
“荼儿,你怎么……”被白荼打断。
“靖渊,你听我说……我现在……算不算嫁给你了”白荼抬起头看着乾靖渊,脸上满是欣喜和悲凉。
“是!”
白荼苍凉的泪划过脸庞:“靖渊,你答应我一件事……”白荼身上业火灼烧的更为猛烈。
“你要…照顾好自己。珍重……”美眸顿时失去光泽,那双抚着乾靖渊的手,霎那间落下,白荼不再有气息。任由乾靖渊抱着她,他想把她揉进骨子里,可她不在了。
千言万语憋在心中,到离别时只有一句:珍重
0 102 2019-11-24 21:07:37
#自是浮生无可说,人间第一耽离别#
南越帝驾崩,慕容​皦登基。他一道圣旨把白荼逼进了深宫中。正是十二月间大雪纷飞的一晚,白荼瘫在婚床之上。
“我不嫁……”白荼面上十分痛苦,却又笑了起来,顿时又消失殆尽,“你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可我不愿当你的金丝雀……”白荼摘下琐碎的首饰,这皇后,她不喜欢。只留一封书信:
慕容:
看到这封信,来宫门之上,我等你。
宫门上,鹅毛大雪落在白荼乌亮的长发上,寒风又吹落了大雪,也吹起那一身鲜红的婚服。白荼身后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荼儿!”慕容皦站在白荼背后,欲拉过白荼。
白荼转身,一把匕首架于慕容皦脖间:“我想走……我不想当你的囚鸟,我心疾(业火)发作,自知时日不多,你看着我死,还不如我自己去死”
“别!荼儿,心疾可以医治!但你只有一个!”慕容由着白荼的刀乱来。
“走……”她小声在他耳畔说了一句。说完便把慕容
皦推到对面,自己站在了宫墙上。
“慕容皦……你欠我的,你还了。我欠你的,下辈子再还你。呵,我还有下辈子吗?”她的语气十分讽刺。
“慕容,找个好姑娘替我照顾你,忘了我……珍重!”
那一夜,她一身红衣跃下了宫门,那风很大,撩动了她的长发,遮住了她倾城的容貌,可隐隐约约能看到,她笑了,笑得竟是那么迷人,那么危险。
千言万语憋在心中,可到离别之时只有一句:珍重
0 67 2019-11-24 21:06:41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