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哦,这该死的桃花债

+ 关注 Kanarese 更新于08-12

自称“和谐社会守护组”的系统说只要维护《桃花债》小说的世界和谐就能回来?!
清冷禁欲的师兄,缺乏安全感的正太,妖孽风流笑面狐狸……
桃花接踵而至,花落:“自己居然有点想留在这个世界怎么破! ”
系统:“道路千万条,和谐第一条,任务不完成,小命就得跪。”
等等……为什么三个主角攻争风吃醋世界和谐值会下降啊!停一停!你们不要打了!
后悔,就很后悔,自己不应该见一个撩一个的,这下好了,这该死的“桃花债”全来了!怎么解决?在线等!挺急的!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青落】假如我也穿书四
绯花娇嫩,轻盈落在了水面上,漂流向拥成好几段的杨柳间,围困于其中,如痴交缠,看的令人心醉不已,此境似曾相识,烈阳直印在他身上,灼热不已。
方才前院等待中站的有些久,疾行过后又在烈日下,花落身上留了一层薄汗,眼前一黑,昏迷前,他看到这个叫青衣的素雅男子轻柔的托住了他的腰身,他整个人靠在了他的怀里,脸颊贴着他精瘦却结实的胸膛,丝绸质感的面料之下,皮肤冰凉的,在这炎热的季节里,叫人无比向往。
花落醒了,他此时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檀木散发点点芬芳,却不是梦里的味道,房间里,四周摆设多以自然之色为主,看起来极为舒适,花落起身,掀开被子,正准备穿靴时,蓦的一顿,只见他身上,穿着一件浅绿色的长衫,就连里衣也……
谁换的?
这时不远处的方门嘎吱一声响,脚步声渐近,花落有些尴尬的抬头,眼前赫然是那名青衣男子,他此刻与他穿着相似的衣服:“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的嗓音极为温柔,带着一丝磁性,花落有些脸红:“没有……可能之前在太阳底下站的有些久,太热了所以才……那……那个,我的……衣服?”
青衣男子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话语,还有如花瓣绯红的脸颊,身子不安的微微蜷缩:“有些汗湿了,怕你生病,我暂时还出去不了,便只能先拿我的换给你,衣服已经交给下人清洗了,明日就好。”
花落听着他嗓音平静的解释,微烫的脸颊缓缓平息下来,点头表示理解了,却有些不解:“为何不能出去?”
期间一直抠着靴后跟,不知道是他与这双鞋子不合适犯难还是怎么,一直下不去。
这时青衣突然弯下腰,单膝跪地,花落不解:“你做什么?”
青衣温和一笑,低头:“后带没解,我帮你吧。”
顿时,花落只觉丢人,适才太紧张了,连后带都没解,这会儿实在是太尴尬了,正要组织青衣的动作,可是已经晚了。
青衣轻轻地托起他的脚踝,将解开后带的长靴套在他的脚上,从这个角度看去,花落近距离的看清了,青衣的睫毛很长,很密,眼尾有些上挑,眉骨偏高,鼻梁高挺,极具男性外貌气质,不过一会儿,两只靴子都套在了他的脚上,淡漠又柔情的脸颊望着他。
花落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指,在青衣的眼神注视下,落在了那两片不薄不厚的淡唇上,苍白,唇线却极为赤红,手指尖触碰着中间那一处微凸,略尖的晶莹薄片通过唇线抵住了那雪白坚硬的皓齿,小指勾着青衣的下巴,他感觉到青衣皮肤的冰冷,大脑一空,脱口而出:“青哥……”
35 251 2020-05-03 16:54:41
【青落】假如我也穿书
咳咳……事先说好,这是私设,不包含正文所设,轻点喷,我写这个你们不要打我,要怪就怪落儿魅力太大,青某实在是承受不住,咳咳……那……我要开始喽?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修炼使花落百无聊奈,就算身旁美男环绕,可是呢,毕竟不是同一时代的人,跟这些个?嗯……古人,迂腐且无聊,还有一个每天骚的跟个什么似的,身份尊贵事务繁多,还整天在他面前绕啊晃的,也不嫌腻。
他花落虽然看脸看身材,但就算他们长的再好看,没有同他一般有趣的灵魂,那便皆为虚无缥缈的云端,可望不可及,修炼下棋,打坐入定,日日重复着这些他可做不到同他们那般闲适的享受这种生活,当代青年怎能蜗居在那一处小小的山峰上,岂不荒废人生?
花落坐在花夜居院子里的石凳上,手里漫不经心的转着一只空茶杯,偶有一镂清风拂过他的脸颊,扬起青丝,像有人在抚摸着他一般,花落无奈一笑,微微抬了抬他那双桃花眸子,树影婆娑,树叶簌簌而落,一片火红衣角露了出来,生怕他看不见感受不到他在似的,还将自个儿身上也不知弄的啥劳什子香。
花落懒得理他,百无聊奈之间,奇思妙想如花落敲敲系统:“01,这个世界有没有同我一样的竞争者在。”
“宿主想干什么?”秒回。
“我想……”捂了一下唇瓣,脸颊肌肉有些窝陷,“我想我太无聊了,再这样下去不行,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你也知道,情绪太低落还有可能会影响我攻略人物所以……”
01知道他在笑,也知道他又在奸诈的计划着什么对他来说好玩的事:“原本是没有的。”
“唉?”花落一愣,“什么意思?”
01:“就是,在宿主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有个人,比您还要早进入这个世界,同您也是任务者,但是……”
感觉到01似乎有些不知该如何讲述,花落道:“怎么了?”
“……他放弃任务目标……”
花落觉着他此刻的表情非常震惊:“……那他现在是怎么样的呢?”
先前01就同他说过,任务失败,直接抹*,可这人直接放弃……
“宿主先别乱想,没有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01急忙解释道,“那人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了,只是并没有选择与其相伴,也没有想过要回到原本的世界。”
花落更奇怪了:“为什么啊?”
两位都是在脑海中对话,旁人是听不到的,01神色凝重道:“他在等一个人。”
咳咳……这里讲一下,文章很可能OOC,似设过多,大家轻点喷,这篇挺长的,之后还会更,不定时更新,就这样。
19 235 2020-04-26 10:40:22
听闻这长楼上有一位美丽的公主,但是有一头“恶龙”守着她,美丽的公主日夜哭泣,等待着营救她的王子。
王子景逸来到长楼下的草丛旁,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刚想出去,肩膀被一只大手摁住,他扭头一看,哦,我的天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五官那么精致的人!
可他说出来的话不堪入耳:“你个sb搁这趴多久了,这没人赶紧给老子爬!”
“…你是?”王子景逸疑惑的表情也是那么绝美,眼里透出三分疑惑,三分警惕,还有四分“这怕不是个傻子”的眼神,深深地迷住了来人。来人也变得客气了不止一点儿。
“哦~该死的~我忘记给您做自我介绍了~我是狐三千,任务就是保护王子——我是您的骑士。”狐三千行了个礼,再抬头发现景逸已经去爬楼了。
“哦!这个男人,该死的迅速果断!不愧是我要保护的王子!”狐三千跟了上去,刚抬起了脚,性感的翘臀是那么的完美,如果是哪位姑娘在这,一定被迷的鼻血直流。
长楼前脚刚踏上去,后脚就有一头长长的假发放了下来,可王子骑士没看见只顾着走阶梯不会摔到。楼上的公主变得暴躁。
“这怕不是个**玩意儿?老娘……tui,那么长的头发给他爬他没看见逗我玩儿呢?”花落话音刚落,就发现离他不远的恶龙化人形,正用一抹玩味的笑容盯着他。
“你瞅啥?想给我整急眼捏?”
恶龙黎清歌听了并没有说话,而是慢慢靠近他。挑起了他的下巴:“男人,你这是在玩火。”说着想吻上去,被花落一巴掌呼懵了。
“你是不是没经历过这个涩会的陷鹅?我一大老爷们来教教你什么是规矩什么是体……”还没说完见到两道人影走了上来,立马假装被推到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看了都叫人好生心疼。
“woc你个禽兽!竟然这么对待如此美丽的公……”景逸王子还没说完,骑士狐三千已经将恶龙黎清歌擒拿,把他撂在地上一屁股坐到他的背上,“欺负公主?给老子爬!”
公主见状,感动地泪流而下,然鹅让他感动的不是他能逃出这长楼,而是他发现——这王子骑士两人莫名配一脸。
“王子!我其实……觉得你和骑士……骑士!你如果喜欢王子你就眨眨眼!”花落说完把两人牵到一起,狐三千眼眶通红,吸了吸鼻子“王子,我其实……”
还没说完,一根修长的手指抵住了他的薄唇,富有磁性的声音回复他:“嘘,我也喜欢你……”

夕阳落下,公主花落看着王子公主抱着骑士幸福美满的背影,点了根烟,说起了从前……
“公主,都说让你考虑考虑我我说不定会放你走……”恶龙黎清歌被揍的脸凑到公主面前。
“起边儿去。”
——完——
24 276 2020-04-19 17:53:44
【于此世间】
景逸×花落(第一次长评,暗搓搓有些紧张咦~)
庭院幽深,景逸朝着前方楼阁行去。
行至们前,重重枷锁附在单薄的门上,他一个个的解开,丢在地上……
门开了,这时,一阵寒风荡了进来。
昏暗的卧房,静谧安详。
宽敞柔软的床铺上,双眉紧撅,脸颊泛红,额角处微微冒着细汗,似感到有人闯入他的地界,身子不安的扭动起来,带出一连串金属连接碰撞时的“滴啦滴啦”声。
景逸将门关上,黑衣袖摆轻轻一拂,一道禁制落下,隔绝了外界的喧嚣吵闹,危机四伏。
他来到床边,跪坐在地上,凝视着床上躺着的男子,伸出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指腹描摹着那人的眉眼,唇瓣,留恋徘徊。
犹记那年,我第一次见你,本以为,你同那些人一样,都那么虚伪、肮脏,空顶一副善解人意虚情假意的好皮囊。为什么救他?他有利可寻吗?
可是……你不是这样的,恶心的人是他,过往肮脏难过皆属天无垂怜,凭什么怪在你身上……凭什么……要捅你那一刀……
手指缓缓划过鼻梁、唇瓣、脖颈、胸膛,最后,停在了腰腹处,轻轻抚摸,手下之人轻微颤栗,景逸眼中闪过一丝沉痛,低沉声线竟有些颤抖:“落哥哥……对不起……”
也许绯月说的对,他们属于同一种人,深深爱着一个人,却还要冷眼旁观看他陷入沼泽深潭,等到他泥泞不堪之时,上演着虚伪的救赎戏码。
也许是这种事情经历的多了,就连他自己,也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早已经成为其中之一。
“世上没有后悔药……”
花落总于睁开了那双紧闭的桃花眸子,迷情悱恻,映入眼帘的是景逸那疯狂病态的脸色,花落恐惧的挣动着手脚的束缚,却是徒劳无果。
“你想逃离,想离开我,去找那些人。”
手指离开他的腰腹,撑着床铺慢慢爬上了花落的床,嘴角噙着一丝邪魅狂狷的笑意,花落起身坐起,往床脚缩去,景逸被他脸上的神色刺痛着,可欲望终究大于理智,无所谓了,怕就怕吧,只要,你还在身边,即便是变成这种人,小逸也无怨无悔。
“在这世上,小逸没有别人了,落哥哥……你是唯一啊,所以,不要让小逸失望,好不好?”
拽住他往里缩的脚腕,欺身压在他身上,动手接下腰间衣带,抚摸着花落的脸颊,那两片樱唇一如既往的薄而娇艳,就似那桃花一般,忍不住想叫人触碰,一亲芳泽。
“小逸……不要这样,你不是这样的……”
我是的,落哥哥,我从来就是这样,只不过,对你更加深沉。
就这样,和他一起沉沦吧,落哥哥。
21 182 2020-04-16 16:31:29
                   夜路【别看了我写永远都是小逸!】
  红尘故里,幽静夜路,只因有你,才充满光亮。

  “小逸很怕走夜路吗?”
  “以前怕,但是……有了落哥哥就再也没怕过了!”
  “那……落哥哥就一直陪着小逸!”

  景逸很怕黑,尤其是在晚上一个人走夜路,从小如此,长大亦是如此。他时常都感觉自己很懦弱,可……那些不好的记忆占据他的脑海,景逸害怕没有光的地方,却在有光亮的地方感到刺眼。他曾以为……自己需要的光……可能根本不存在,直到花落的出现。
  怕黑,怕走夜路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景逸从未知晓,他不明白自己怕的是黑暗,还是……表面人样背地阴暗的‘人’。
  自己真的不配拥有光明吗?没有人会爱小逸吗?没有人……会陪小逸一辈子吗?
  像是与外面的世界隔了一道墙,外面的世界在墙的一边,自己在墙的另一边。无数次探头是看外面的世界,无数次的期待,却从来不敢迈出一步……
  小逸……应该会在阴暗的角落呆一辈子吧……

  “我叫花落,你可以叫我落哥哥!”面前的少年满目温柔,眸里似含了一丝春水,波光粼粼。眉目如画,朱唇微微一笑,像是三月初次绽放的桃花,灼灼其华。
  “落……哥哥。”景逸小心翼翼的叫到,看到如此温柔的人,景逸说不出来的害羞,落哥哥,落哥哥。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个称呼,他……会是小逸的光吗?

  “落哥哥你快一点!”前面的少年向花落招招手,眼里尽是星光,黑色的便服镶嵌这蓝色的花边,平素里带着一丝精致,风吹过他的发丝。朦胧的夜色里,没有那么真切,却令人沉迷无法自拔。
  随着景逸一点点长大,花落见证了他性格的转变,与那个他刚刚认识的小逸不同,脸上身上的伤疤早已褪去,满是戒备的眼中多了一丝星光,或许……这才是那个真正的小逸,那个被岁月藏起来的小逸,那个……他深爱的小逸吧。
  “小逸,别跑那么快,小心摔着了!”
  “小逸不怕摔,因为有落哥哥!”
  “没有落哥哥就怕摔了?”
  “嗯……没有落哥哥就不敢一个人出来走夜路了。”
  “还这么小孩子样?这么大了害怕黑?”
  “不是怕黑,是怕没有落哥哥!落哥哥是……小逸黑夜里的白月光!”景逸满脸笑意,笑得好甜,总让人心软。
  花落听到景逸的这句话,不免内心感到难过,若是早点遇到小逸,小逸是不是就不会遭受那些苦?这样的景逸,真的叫人心疼……
 后面还有。
10 116 2020-04-16 05:57:55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