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点击开始做妖王

+ 关注 樱桃小小丸子 更新于10-17

广告词版简介:
养女儿来不来?
称霸妖界来不来?
抱得美男归来不来?
都想来?那还愣着做什么?点击开始做妖王!!!

丸佳琦版简介:
噢~买~噶~~~这里的衣服也太好看了吧!!!这个颜色怎么这么高级!
所有美眉~买它!买它!买它!!

不正经版简介:
他!!是假装高冷的云来山仙人。
他!!是一只撩妹频频翻车的帅老虎。
他!!是一只“表里不一”的大鸟。
桃桃:(挥手)姑娘,进来挑选男人啊~

剧情版简介:
你是一只刚刚化形,初出深山想要寻找爹娘的小鸟儿。
平平无奇的你,却在第一次出林时就遇到了以捉妖为生的捉妖师,本以为自己悲惨的命运要早早终结,他的出现却改变了一切。
你跟着他投入了云来山门下,从那时起,成为他的弟子,变成了你最大的心愿。
终于你心愿达成,你感慨自己那么的普通,却是那么的幸运。
可你真的平平无奇么?
你的成功,你的突破,究竟是因为幸运之神降临于你,或是因为——

本就命中注定?

【提示:本作品前甜后虐,一切情感皆有因果,没有一见钟情的存在】

作品其他说明:
本作品主剧情+换装,养成偏简单,且可跳过,剧情党也可放心入。
【提示:服装不影响主线剧情,可用于解锁cg】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整理了一下妖王评论区比较常见的几个问题
Q1:可以改名字吗?
A:序章是可以改名字的,后续剧情无法改。
Q2:晶石怎么充值?
A:通道界面、好感属性、图鉴商城及晶石抽奖页面上方的晶石萤石显示旁边都有一个加号,点击加号即可充值。
Q3:抽奖券怎么用?
A:到幸运奖池,选择晶石或萤石抽奖,选择单次,选择抽奖券。
Q4:为什么玩不了第二章?
A:有两种可能,1是你根本就没弄清楚卷和章,一卷里面有很多章;2是第一张或者序章若没玩完是没法玩第二章的。
Q5:买了大礼包再买主线有优惠吗?
A:无优惠。
Q6:为什么我抽到了某某服装碎片却无法换装?
A:因为那只是个碎片,一个服饰需要多个碎片,集齐之后记得去图鉴商城合成。
Q7:玩了一个档,再重开一个档,数值保存吗?
A:剧情获得的数值没了,但是抽奖购买的数值是永久保存的。
Q8:有固定更新时间吗?
A:每周五更新。
Q8:养成跳过一次是不是就可以了?
A:是的哦,重玩的时候直接选已购买跳过就可以了。
Q9:兑换码在哪里啊?
A:在妖王群里私戳群管理。
Q10:抽奖会抽到重复的衣服嘛?
A:会的哦。
Q11:为什么我补签、提前签到没用?
A:因为那个是按已失效顺序补签,提前签到也是按日期顺序提前签到的。
Q12:在最近更新处存档,还能回去签到吗?还是要退出作品重新来?
A:不用,点击菜单再点击返回通道。
Q13:多出的碎片还有用吗?
A:合成之后可以加属性。
Q14:课程安排在哪里啊?
A:养成里。
Q15:为什么染不了色?
A:套装没有染色块,要在单独一栏(例如发饰,服装专栏)点击右下角的色块哦,另外确认一下自己有没有兑换染色剂。
Q16:怎么提升境界?
A:只根据修为来定。
Q17:性格和男主有关系吗?
A:有的哦,影响剧情走向的。
Q18:羁绊有啥用,分线也要看羁绊吗?
A:羁绊可在分线的时候选择是否变为好感,可在奖池抽奖获得哦。
Q19:为什么好多妆容在图鉴商城买不到呢?
A:妆容分为两种,一种是散装,可在奖池抽奖获得;一种是套装妆容,可在图鉴商城直接购买。
Q20:为什么有些剧情完成了却无法解锁cg呢?
A:因为你没穿相对应的服装。
Q21:服装对剧情有影响吗?
A:没有哦,但是可以用来解锁cg,看个人喜好啦。
100 1914 2020-03-25 10:22:05
【相思寄风知我意,空铃初醒堪逢曦】
向来认为温柔与炽热是罕见相斥的两个美好字眼,倘使挟裹了霜色,如风亦如他,动人也惑人。
青碧深崖初次相遇,发浸雪眸点墨,玄青衣袂飘拂,铃声轻曳着初春尚且冷着的风,惊动了映着层故人身影的眸光,漾到我心上。
你于荒山雪原上临风而立,揽夜色入怀,散落氅上,俯首凝眸的一刹那眼角眉梢流露的溺宠,如鸩般毒*徘徊游离的思绪,心脏悬溺失重的一瞬,那三个字悄自烙入魂中。
手心微凉沉重的触感还未来得及传遍全身,被你指尖一点点攫去,连同辞别时长翎带起的幽暗难名的情感,有如故人踏梦而过,明知不可近,不可亲,却仍不自知地流连在这绮丽的梦中。
很久之后,“清灵”二字都险些与我分别,方知现实从来不能亦不屑与绮丽二字勾缠。
彼时柔丽暮色下紫衫少女,小心翼翼拭去岁月风霜,锲而不舍在午夜孤风轮回时,晃在眼前。
分明是知晓的,与云来山原本殊途的魔,与身侧挚友的亲人之死息息相关的魔,却是只因那丝兀自揣测了许久的神思将他留在了心里?
——“灵儿。”
有别于师父唤起时的温澜潮生,每每独自喃语的时候,心神翻涌,经年屡变,回首时方知早已入骨。
大抵情念那时候就扎根了。
在强压下喉口涌上来的腥甜时,日光明亮得有些不合时宜,所幸睫下还有一寸阴影遮住抿紧唇瓣上渗出来的血色,而天边浮云悠悠而止,好似你来过,好似铃声轻起,你会为我愈好伤痕。
夜间意识彻底朦胧前也好像相会过,你掌心托起的一缕幽幽火焰,消不尽眼底的寒霜,缓缓封住白衣少女日里的神色倨傲,启唇时如判决,似审读,最终留下的,只有深夜里四肢百骸传来的痛楚。
梦中泣声如诉,单单只想起一个能散开梦阴的人,被他们讥嘲为野鸡的小妖,便已费尽思量。
红丝树下,落花如雨。
粉色衣裙仿佛隐匿于花间,指间红丝缠上高处一枝少女心事,裙尾洒出新月般柔美的弧度,全然不知不顾前尘与归路上的苍凉。
纵然苍凉,但此愿成真,也就无所谓了罢。
所言“宠溺”,向来不只耽于风花雪月,像初相逢时崖岸上不惹眼的花草,在记忆里淡然芬芳,抚平离恨,吹开尘灰,固执地留一片柔软,给那时候轨迹才刚开始倾斜的一个人。
无诗无酒,但只凉风,便令迷惘的孤鸟,倾心情动,全然不顾相思蚀骨,不晓覆水难收,只贪红丝下心愿庇护的时光,能够无限绵延,直到风停驻冰消逝的终端,与还看不清眉目的人,十指交握,填盖记忆被剜去的血印。
陆千风,凡尘之外的年岁望不见尽头,贪留清欢绕成千般情丝,与子偕臧,与子偕老。
57 1120 2020-04-03 09:44:39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