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唯美仙侠】簪月流风

+ 关注 书行鸢·宁兮何·羲和鸢 更新于10-18

长街走马红袖吻,半生负剑仍少年。
(女扮男装非耽美#伪单元篇)
江湖传闻——神界纨绔云阿杳,除了个矮哪都好;金发青衫琥珀瞳,吃喝嫖赌样样通。至于哪都好到底是哪里好……举个例子,你见过美少年吗?一张神颜杀遍四界的那种。
云阿杳:我本来好好的当着纨绔,突然一场少游会,我就成了导游,成导游就成导游吧,背后盯着我的这一群人是几个意思?
天生一颗七窍玲珑心,厌极了麻烦,便在外面裹上一层绣花枕套。
可偏有人见不得她安生,枕套又哪里经得住剑挑?
于是逼得她不得不,挽弓射月,剑破天光,一生都一副少年模样。
【恶搞版】
某天少年走在路上——
这边:“传闻那云杳,貌似凶猊,目若铜铃,形容不似凡人。少侠你一表人才,清俊风貌,不过是与他撞了发色而已,不必妄自菲薄。”
少年:“我谢谢您嘞。”
那边:“囡囡,听话点,夜里会有云杳出没,专抓不听话的小孩吃。”
小姑娘吓得哇哇大哭:“不……我不要被云杳抓走吃掉……呜呜呜。”
少年:“……?”
等、等等……
明明很多年前,你们还在夸我世无其二、簪月流风啊!?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颜赐】
纷纷扬扬的雪在空中飞舞着,旋转着落下。少年一深一浅地踩在雪地上,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走着。少年洁净的眼睛无助而迷茫地望着路上行人、商贩。他们有说有笑,成双成对,在街道上笑着、闹着。茫茫天地间,似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脑海里不断响起一个声音,似远又近、如鬼似魅:“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为什么!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啊!”少年听不清楚,也不想听。少年缓缓蹲下,双手无力地环抱住膝盖,泪水不争气地流下,打湿了衣裳,模糊了双眼。少年的啜泣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窃窃私语,似乎在这寒冷的冬天找到了好玩的乐子。少年蜷缩成一团,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动物。
突然,清澈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小兄弟,这大冬天的,为何你独自一人在此处?你的家人呢?可需要小生送你回家?”少年抬起头,用湿漉漉的双眼胆怯地望着眼前人,他脸上带着冬日暖阳般的笑容,温暖和煦,驱散了少年心头的阴霾。少年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说着少年瑟缩了一下身子,似乎是无视了眼前的那只手。
“这样啊,你可愿跟我走?我带你回家。”眼前人蹲下身,与少年平视。“你可愿意,让我带你回家?”眼前人一字一句地说道,他认真的神色让少年怔住了。他、他说什么,带我回家?他为什么愿意带我回家?明明,我们素不相识!他在骗我,没错!一定是的!怎么会,有人愿意带我回家呢。少年一动不动,没有回应,他不敢信,但心中那些许希冀是为什么?发顶传来温热的触感,声音再次响起:“我不骗你,我带你回家。”眼前人向少年伸出手,含着笑意,看着少年。少年鬼使神差地应道:“好,我、我跟你回家。”少年紧紧地握住眼前人的手,生怕他下一秒就反悔了。
一大一小的人儿牵着手,并肩走在路上,无形中与喧闹的街市划了一道界限。少年小心翼翼地抬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温润的声音响起:“我叫胡念安,你呢?”少年耷拉着脑袋,声音带着点几不可查的委屈:“我不知道,可能我没有名字吧。”胡念安笑道:“怎会?不如我为你取名吧。”少年点头应道:“好。”胡念安思忖片刻,说道:“容颜昳丽,乃为天赐。唤你颜赐可好?”少年将这名字在嘴里咀嚼片刻:“颜赐?颜赐,颜赐。好。谢谢你,我有名字了!”颜赐的眼睛弯成了月牙样。
夕阳余晖撒在胡念安与颜赐身上,暖洋洋的,颜赐不由的又握紧了手中温热。或许这是镜花水月,那又何妨,我便守住这镜花水月!
9 206 2020-03-27 20:15:44
这是一篇短小(不是的)的同人(我才懒得自己写,可作者大大高考更太慢了):
国主为了防他逃婚,派护卫时时盯着他,不许他迈出大门一步。他也没说什么,只是一遍一遍地弹着寒露琴,到了晚上也不点灯。
琴弦划破了手指,沁出血来,鲜血染红了琴弦。
今夜月色正好,解封了好几年前似曾相识的记忆。那年天水月下,万千光华点燃黑夜,可更亮的是她的眸光。少年金发,束马尾,浅碧衣,一双琥珀眸眨啊眨,递给他一盏桂凝香。
她说:“此路杳杳,此心荡荡,其程地远,其岁天长……”这让谢眠想到一个词——潇洒不羁。
还是少年。
“此路杳杳,此心荡荡。”谢眠一笑,可笑啊笑啊,泪水就“吧嗒”一声落在琴上:是啊,她现在也是如此,就连素不相识的妖族,也要尽力去帮一帮,结果呢?
云杳啊云杳……
隔天,琼楼皇姐来看他了,她握住谢眠的手心疼道:“阿杳或许等不回来,你又何必作践自己?”
他只道:“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不敢与君绝。我谢眠喜欢一个人,不是等回来,等不回来能改变的。”
谢琼楼摇摇头无奈地走了。
话虽如此,可是和潮生族圣女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PS:我是这样想的,妖族一战后杳为了帮无辜的妖族人人得而诛之,逃到潮生族当了圣女,而对圣女身份不知情的北溟国主打算让谢眠娶圣女,谢眠也不知道圣女就是云杳。总之就是逼婚和反逼婚的斗争)
8 160 2020-04-12 12:27:33
颜赐】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在空中交织着,如烟似雾,洗涤着世间万物。胡念安淡然地坐在亭中,随手拿出一本书,伴着雨声专注地读着。所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也不过如此。
颜赐撑着伞站在庭院口,呆呆地看着亭中谦谦公子,隔着灰蒙蒙的雨雾,看不清那人的身影,那人是颜赐生命中唯一的光。念安哥哥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他们、他们为何在背后说念安哥哥是纨绔子弟,说什么念安哥哥收留他是想做为男宠!那些人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是念安哥哥给了他名为家的温暖,是念安哥哥给了他名字,念安哥哥是第一个与他平等相待的人。颜赐这般想着,不由地红了眼眶。
“阿赐,呆站在门口做什么?过来。”含着笑意的声音从亭中传来,抚静颜赐的心。这声音有魔力一般,将颜赐牵引至亭中。胡念安放下书,轻轻地戳了戳颜赐的脸颊,笑着说:“怎么啦?眼眶红红的,男儿有泪不轻弹。”颜赐抬起手胡乱揉了揉眼眶,撇撇嘴,道:“我才没有。是那些人在乱说话,说、说念安哥哥……”那些不堪的话颜赐不想在他的念安哥哥面前复述。胡念安闻言大笑,捏了捏颜赐的脸蛋,道:“傻小子,他们是不是说我是纨绔子弟,不过是仗着我爷爷才有今天;说我整日游手好闲,白白浪费了这好出身;说我流连花街柳巷,风流成性?”颜赐低下头,小声地应道:“是。他们凭什么这么说你!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可对念安哥哥你妄下判断?”
此时胡念安眼中涌动着颜赐不懂的情绪,“没事的,我习惯了。以前我也曾与他们争论,换来的是一次比一次恶心的羞辱。后来我懂了,有些时候人们只愿相信他们所希望的事实,事实如何没有人会真的在乎。与其纠缠在这些言论之中,倒不如随心而活,落的自在。”颜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摇摇头,:“可,这世上有谁能真正做到不在乎他人言论?那些人、那些话,从前阿赐在街头时知道这有多戳心窝。阿赐不愿念安哥哥……但阿赐却不能为你做些什么。”胡念安扯出一抹笑容,拍拍颜赐的脑袋:“是啊!几乎没有人可以做到,我不过尘世中的一介俗人,自是不会例外。可是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纵然不能脱于言论之外,我亦可令自己……”
雨慢慢地停了,天空乌云渐渐消散,阳光从缝隙中洒下点点光斑。
(我真的尽力了!但还是惨不忍睹【捂脸】)
13 106 2020-04-11 14:38:57
【脑补一下被揍后的剧情】 如写的不好 轻点喷(。﹏。*)
【云杳】
话说云·可怜巴巴·疼痛难忍·杳被谢眠揍过后,便回了房间,咸鱼似的瘫在床上,仿佛动一下就能要了她的半条命。于是一卷被子就半(ban)昏(si)不(bu)昏(huo)的昏睡了过去。
【谢眠】
谢·不留情面·刚正不阿·眠 打完云杳也回了卧房,他想着:“我刚刚会不会下手太重了?那...也是他活该罢...可是我怎么会担心这个混小子……不不不一定是我想多了,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无赖……”虽然这么想着,可谢眠还是不由自主地去了云杳的卧房,轻轻地推门而入,就见她横七竖八地瘫在床上,头上的发簪也没有拔就昏睡了过去。
谢眠叹了口气,准备将她扶起来,谁知手一碰到她,她就闷哼了一声,一双细长白嫩的手紧紧的攥了起来,眉头紧锁成了一个结,紧紧地咬着下唇,本来就红的像一颗樱桃的嘴唇上又留下了一条血红色的痕迹。谢眠以为她要醒来了,忙要转身离开,可那双好看的琥珀眸没有睁开,只是那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便又睡着了。谢眠顿了顿,扶起她,她还在昏睡,不经意间,她的头向下一低,“砰”她的额头和谢眠的额头撞在了一起,谢眠抬眸,就撞上了一副放大的,十分好看的面孔。她的睫毛长长的,密密的,正跟着呼吸颤动着,两条弯弯的柳叶眉煞是好看。谢眠的心脏开始乱跳,周围似乎越来越安静,静的只能听见他和她的心跳声,谢眠一惊,连忙低了低头,不再看那绝美的容颜,轻轻地帮她把梨木簪拔下,一瞬间,她的一头金发倾泻而下,发丝垂落到肩头,那灵气的琥珀眸虽没有睁开,却也十分清秀好看。恍惚间,谢眠觉得云杳是名女子,很快,他又将着个对他来说十分荒唐的想法否决了,如果他是名女子,又怎会如此胡闹?不,不可能……谢眠放下云杳,走出了云杳的卧房。
他一低头,他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握着云杳的梨木簪,他又折回去,把梨木簪搁在云杳的床边,悄悄地离开了,就好像 ……他从未来过。
14 113 2020-04-05 11:42:54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