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国师何弃疗?

+ 关注 风满楼 更新于08-11

虽然失忆,但我不会忘记,我此生最大的愿望是——成为米虫大军里的一只中坚力量!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葡萄都有人剥好了喂进嘴里的那种。
今天,这个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他们说我和已经挂掉了的当朝传奇国师长得一模一样,让我假扮国师?
于是我,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除了戏精属性爆表,什么也不会的高级废柴,就这么坐上了国师之位。
这是属于我的时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话不多说,我要继续毫无顾忌地当只米虫了,不用干活,吃嘛嘛香~嗯,还有美男环绕的那种。

剧本:苍雪思凡
配乐:as2134u,可商音乐网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同人,陆止X谢染衣,因为还没摸清作者写文的大纲,所以(*/ω\*)会ooc,也会与剧情不符合,算是我对真相的一种猜测?(ღˇ◡ˇღ)

他来自深渊,降临星空,陆止知道,他始终不是顾汐舟。
夜来南风起,片片黄昏前,陆止看着窗前朱红色房梁上悬着的艳色灯笼发了呆。今天是千灯节,正是一个千人喜万人盼的良辰佳节,城中每户人家都要高挂灯笼,并在夜里放下孔明灯许下心中所期,正所谓“万家灯火明,喜来千秋彻”,今日早上谢染衣同他说了这事,还问他有没有什么心愿……
一提到谢染衣,他就又心神恍惚了。
一开始,染衣是叫他充当一个假国师,他一不信神佛,二不会奇门异术,又缺失记忆,这样一个他,外表与国师神似,竟然还真的像模像样地李代桃僵了许久,也未曾被他人怀疑。起先他心想,就这样下去也未尝不可,到现在,他却想拒绝。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他与染衣,春时淡茶清谈,夏则竹林避暑,秋季枫叶提诗,冬至雪间赏梅。染衣对他越是好越是温柔,他则越是慌神,他知道,他可能只是顾汐舟的一个替身,他透过谢染衣的瞳仁中映出的是与顾汐舟别无二致的脸……
他失去记忆,往事皆似烟随风而逝,他本想游戏人间,遇上染衣却是一个意外,面对谢染衣的温润,他动心了。
谢染衣于他来说是阳春白雪,人间绝色……

晚间,树影婆娑,他伫立在庭院中对着一盏孔明灯发愣。
“在干嘛?”一道声音似林间清风穿堂而来,他回头,对上了谢染衣一双流着绿水的眼,有些心惊。
“在想许什么愿望呢 。”他走近了谢染衣,微微笑了笑。
“你要许什么,现在想好了吗?”
“想好了,正要放这灯笼。”
“那你放吧,我看着你”
“嗯……”
他放飞手中的孔明灯,阖上眼睛,心中念道:一愿所识皆平安,二愿我与染衣能一直如此,三愿世间所遇皆美好。
他知道这些可能都不能实现,但怀揣希望总比自甘堕落要好得多。
有什么想说给我听得吗?”谢染衣温柔地望向陆止。
“嗯?”
“我的意思是,有什么愿望,是我可以帮你完成的吗?”
陆止看着谢染衣那双闪着冥火的眼里映着的全是他。
他忽然,心下一动。

“有的,今天,可不可以让我做一回陆止……”
话毕,他就突然凑上谢染衣的唇,吻了下去,舌尖探入齿畔,热情而又克制,回过神来,只听见谢染衣的轻笑,他说“好。”
紧接着,又是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4 168 2020-04-26 14:02:50
陆止吞吞吐吐好不容易才说完一句话,他也是第一次出来卖的,金主又是这么一个年轻风流、帅气多金的总裁,说他不紧张那是骗人。于是他交代完之后,悄悄抬眼瞥了一下那位傅总的表情,然后……从对方的目光里看到了怒色。
这是……嫌弃自己长得太丑、不上档次?
于是他又赶紧补充:“其实我要的不多,有外面那盆的一半…哦不,四分之一就行。” 200万的四分之一也有50万,足够自己治病了。
然而,对面那位的脸色似乎…更黑了。
陆止一拍脑袋,也是,人家可是傅氏集团的总裁,这点钱对人家来说算得了什么?自己刚刚这可是妥妥的质疑人家的经济实力。也不怪对方会生气。
难道是怀疑自己身体不行,承受……不住,会让人尽不了兴?
想到这里,陆止赶紧挺了挺胸,挽起袖子露出肌肉。开玩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不说穿衣显瘦,至少脱衣有肉。不能这样被人看扁了。
于是立刻开口,掷地有声地道:“傅总,本人一直身强体健。嗯…这么跟你说吧,我从十八岁之后,感冒都没闹过几次。”
傅云宸现在基本已经确定面前这个二货不是自己的汐舟哥哥,应该也不是汐舟哥哥的兄弟什么的,毕竟这个性格……相差太多了。然而看他顶着汐舟哥哥这张脸各种大言不惭、胡搅蛮缠,自己就非常不爽,有心隔应隔应他,于是接话道:“哦?那十八岁之前呢?”
陆止闻言一愣。这是……开始查户口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露水情缘还要如此认真细致地查户口,连未成年时期都不放过,但陆止还是老老实实回答:“这个……,我十八岁那年闹了一场大病,很多之前的事情都记不清了…”
傅云宸本来刚将咖啡杯端到唇边,闻言手一抖,白色衬衫的领口顿时多了几点污渍。
“那,你还记得什么之前的事情么,比如说以前有没有遇到过什么特殊的人和事,或者……你以前有没有改过名字?”
“有没有特殊的……这个真的记不清了…,但是名字…,咳,这就说来话长了。”
“我十六岁那年,遇着一个算命先生,本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原则照顾一下他的生意,谁知他说算出我十八岁时命中有一死劫,化解之法便是改名换姓,这样阎王爷生死簿上便查无此人,我就能安然度过此劫。”
“本来我是不信的,但我老妈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强行让我改了母姓……”
“可是姓顾?”
“嗯……啊?这您都查出来了?”陆止深深感叹不愧是傅氏,瞧这办事效率。
“汐舟…”
“呃……傅总,我们这是初次见面,您直接叫我小名…不太好吧?”
………
6 180 2020-04-07 10:16:32
(继续…)
那边陆止还没从刚刚的目瞪狗呆中回过神来——他刚才就在上楼梯时随便看了一眼,就看见一盆天逸荷被当成盆景似的随意摆放在拐角处——可那是200万一盆的珍稀兰花品种啊喂!
陆止酝酿了半天,最终也只在脑海里浮出四个字:
不愧是你!
然而还没等他感慨完,眼神落到傅云宸身上的一刹那,就又呆住了——
真人比照片上还好看,而且还……更有气质。
陆止顿时觉得:这波不亏!
“你…找我?”一道清冽的少年声线将陆止神游天外的灵魂召了回来。
如果陆止仔细听的话,就会发现这声音里压抑着令人战栗的激动和种种他不懂的情绪。
然而陆止虽然魂回来了,大脑却还处于当机状态,于是对这一切毫无察觉,半晌才应了一句“……哦”
紧接着二人同时沉默,局面陷入了谜之尴尬。
这时,陆止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似乎该做个自我介绍。
“那个,傅总是吧…久仰久仰。”陆止干笑两声,接着道:“我叫陆止。早就听闻傅总才貌双全,啊不是,风流倜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那个,我对您的敬仰,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又如……”
“够了!”傅云宸忍无可忍,打断了他这套老到掉牙的开场白,“你……,目的,你来找我的目的”。他本来是想问“你是不是顾汐舟”或者“你和顾汐舟是什么关系”,毕竟他可不会天真到相信世界上平白无故有两个人长着一模一样的脸,可话到嘴边却不知怎么临时变了,问出了这样一个自己都感到诧异的问题,尽管自己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了八分。
果然,对方回答:“嗯……最近…我…急用钱,所以…您也知道,这……”
0 110 2020-04-07 10:15:45
[晨露(宸陆)] 傅云宸×陆止现代paro
*重度ooc,介意慎入
*全文预计3000字左右完结,日更600~1200
*好消息好消息!《国师》有圈子啦~(疯狂暗示)
全文完结后会一次性搬运至圈子供大家赏玩
*文采有限,博君一笑是万幸
正文:
韩剧有三宝:车祸、失忆、绝症,治不好。
在各大剧组跑了五六年龙套,陆止做梦也没想到,身患绝症这种骗取眼泪的玛丽苏大剧狗血套路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直到听到主治医生谢染衣拔高了八度的声音时,他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嗯?对不起,谢医生您说什么?”“我刚刚说,治疗这种病也不是没有可能,国际上有成功治愈的先例…但是有一样,治疗需要用到国际最尖端的技术,费用昂贵,您看……”
陆止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要是彻底没救了,自己也好在最后一段人生里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可是这…… ,陆止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自己为数不多的存款,深深皱起了眉。
走在回家的路上,陆止掰着手指,心里打起了算盘。不说环游世界,吃遍各地美食这样不切实际的愿望,光是自己还没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这一个遗憾,自己也舍不得就这样撒手人寰。那么问题来了:去哪里能搞到钱呢?
陆止划开手机,打开热搜,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傅云宸。
说这个名字熟悉,并不是说陆止和这位是多好的朋友。恰恰相反,陆止甚至都没有见过人家的面。
他之所以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是因为,这个正主已经以各种绯闻八卦占据热搜榜首一周的时间了。
傅云宸,傅氏集团现任总裁。最近常以桃色绯闻、宿柳眠花、莺莺燕燕登上热搜。据说其人男女通吃,出手阔绰,在他这里,春宵一梦值千金真的就是字面意思。
陆止:钱是万能的,没有钱是……有脸去弄到钱也是万能的。
没错,他打算去傅云宸那里碰碰运气,反正……陆止低头看了看手机里那个傅总的照片,反正单从脸来看…自己好像也不吃亏。

(未完待续…)

这该死的字数限制……
9 87 2020-04-05 11:32:43
国师府那些事儿
1.(特别出演:陆止、傅云深、谢染衣)
陆止见到傅云深的当晚并没有睡好。
这事还得从陆止回房歇下说起。他本以为自己刚搬到国师府,换了新环境,可能会彻夜难眠,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过分高估了自己……
昏昏沉沉睡了不知几个时辰,陆止悠悠醒转,却听得隔壁谢染衣房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该不会是偷偷与小皇帝见面吧?一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有一颗他给的不知什么药,陆止就觉得自己浑身都不好了,还是跟出去看看为妙,嗯……我肯定不是为了八卦。陆•好奇宝宝•止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不远不近地跟着前面的人,七拐八拐到了一所气势恢宏的别院前。眼看着谢染衣进了大门,陆止只好绕着建筑兜了半个圈子,躲在墙后悄悄偷听。因为墙壁的隔音作用,屋里的声音隐隐约约听不大清楚。但还是可以听到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谢染衣…你可知本王今日星夜召你前来…是为了汐舟的事…”一听到这声音,陆止不禁打了一个激灵——怎么是傅云深?看来今天自己流年不利,还是尽早回去洗洗睡了为妙。眼见屋里声音渐渐低沉,再也听不清一个字,陆止觉得无趣,拔脚正准备离开,忽听傅云深拔高了声音道:“汐舟他那时……一夜七次……” 此话一出,吓得陆止脖子一缩,左脚差点绊上右脚,费了好大劲才堪堪稳住身体,心中止不住地骂了十遍卧 槽。虽然早就猜到傅云深和国师一定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但是……事实这么劲爆的吗?还有,那个傅云深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个A货,他…他万一对自己图谋不轨怎么办?!想到这里,陆止再不敢停留,拔腿如飞一路小跑回了国师府。
屋内:
毫不知情的傅云深压抑着心中的愤怒,一双凤目像要喷出火来:“你还敢说他没事,那时我和他去平山剿匪,物资匮乏,夜间便共宿一帐中。汐舟他那时每每咳血,多者一夜七次……你还跟我说他身体无恙!”……
凌晨,好不容易应付完傅云深那边的谢染衣匆匆忙忙回了国师府,第一件事就是去陆止的房中查看。看到陆止还在榻上“酣睡”,松了一口气。不过……谢染衣奇怪地皱了皱眉头,他这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黑的脸色是怎么回事?无奈地叹了口气,谢染衣轻轻摇了摇头,看来还是水土不服啊。

沙雕作者有话说:窝发现好多人都粉小鱼儿和舟舟这一对,奈何本人沙雕已久(?),写不出三生三世、缠绵悱恻的凄美爱情故事[手动再见],所以撸个沙雕长段子,ooc什么的…应该会有吧……反正沙雕作者沙雕文,一时沙雕一时爽,一直沙雕窝一直爽。。泥们开心就好~
15 107 2020-04-02 10:00:52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