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志异】八尾

+ 关注 HRX-熙 更新于2019-08-21 完结

八年前的某个仲夏之夜,你家墙头上莫名趴了一位少年,与你讲天,讲地,讲外面的故事。你让他下来,他却摇了摇头,朝你露齿一笑,琥珀般的眸中流光闪耀,他说:“我怕吓着你啊。”
【故事灵感来源——王雨辰《异闻录》第四夜·八尾猫】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八尾·桃花似幻

我如何不想去留住那一瞬烟火。
——八尾

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莲兄当初要为了一个女人,改变他的道。过了数千年,我终于也懂得了他当年的滋味。那时,我也终于认可李广喜欢的烟花。
那年,她还小,我恰好游荡在尚城。见着她一个人在院子里,便想着吓吓她,谁知这段劫已经悄然发芽。这般天真又大胆的姑娘,反是不忍心再去吓了。轻佻又恣意地唤她“小南衣”“小七”也不过是风流惯了顺嘴一说,反给自己添了个“小八”的称号,也还不错。
其实也只是刚好觉得那小姑娘有几分趣味,便日日披着夜色趴在墙头给她说自己的见闻,她看着我的时候眼睛很亮,似是很欢喜。
有几日玩到别处去,却不想把她忘了。待想起时急急赶回,怕小姑娘已经成为老妇。不过还好,去的也不算久。她假装不记得我,口里说的又全是我,心下觉得很是好玩。于是,我想明晚告诉她八尾猫的故事。我的故事。
不料想,我第二日却是游荡到了京中,偶然间看见雪地里倒了一个小男孩……和她一般大,看着也是可怜,便化作人身将他救起。如此算是耽搁了,便是没有去趴她的墙头……只是不知她是否会在等我……也罢,谁会等一个奇怪的人。
其实也是失了约,不好意思去见她。却忍不住不动声色地化作原型远远地去看她,终是看见她将我那些天模仿化形的人当做了我,还抓着他的衣袖不放。心里感觉有些莫名,但是,有什么用呢,人妖殊途。
我化作原本猫儿的模样,到墙头看着她的窗户,她似感知了什么,推开窗看见猫儿的我,眼睛里写着我看不懂的东西。她没有认出我,又回去睡下了。往后,我一直都来,不过她应该是不知道吧。月余,我离去,开始继续游历。
世间繁花万千,可惜,终是容易散去。
大约摸过了过了八年吧,我竟也在意起了凡尘的时间。我跟在那年我救的那个孩子身边,暂且做他的猫儿。没想到他到了尚城,我也再遇见了她。不过,或许她喜欢上了那个孩子,允仲,其实他也不是孩子了,如今玉树临风的,除了体弱,倒也是很好的人。可是我终忍不住去看她。
3 16 2020-02-12 14:12:37
你许我一场唤作南衣的烟火,我便送你一朵名为不败的花。 ——八尾
我若还在,花就不会凋零!
这是八尾对小七许下的承诺,只是于八尾而言,小七的死更加让自己无法接受,所以他抹去了小七所的记忆,所以小七骨子里想着的那个人就成了别人,这是八尾对小七的祝福,这是八尾能为小七完成的最后一件事。
于小七而言,小八,那个会爬在自己家的墙头的人值得,只是看到他那么一个有如神祗的人,因为自己跌落凡尘,因为自己受尽屈辱,因为自己失去了一个一直等着自己的狐桃,小七宁愿自己从未见过八尾,从未认识过他,只是这一切终究不可逆转啊!
小七喜欢上八尾,八尾作为妖的身份被发现,八尾为了救小七彻底失去自己所有的尾巴!这一切都难以改变啊!
八尾最终还是逃不过魂归的命运,众人眼中的小七疯了,可是,可是小七不过是在等待着那个少年,一如八年前的等待一般,她相信小八会来,她相信小八还会给她唱歌哄她入睡,她相信小八不会错过那场名为南衣的烟火,一如那年小八陪自己看的那场烟火一般,从豆蔻至耄耋,就这么等着小八,后来她养了一只无尾猫,后来她终是入了小八的梦,一如初见。
落地缤纷,斯人如旧。
穷其一生,小七终是入了小八的梦!
——小七
记住啊,这次不是你不来,而是我不再等你了。
城墙之外,你着一袭白衣,救了我,你和我许下约定:我每修炼出一条尾巴,你便会来看我一次。
我对你的称呼从爹爹到哥哥再到直呼你的名字,称谓虽然在变,但你可知我一直等着你回来,用千百年的等待换与你的一朝相逢,然后在短暂的喜悦之中陷入下一次的等待,我一直缠着你再次穿起那一袭白衣,只是你却始终不肯,你说待到我修炼到九尾之时便会答应我一个要求,我一直等着,只是,只是啊,像你这样的一个久耐寂寞的人也会觉得寂寞无法忍受之时,我便晓得你不太对劲了,我用我六千年的修为最后再护你一次,八尾,你要记得这次不是你不来,而是我不再等你了。
我走了。 ——狐桃
有一只小八……趴在墙头上……
有两只小八……趴在墙头上……
……
3 21 2020-02-10 20:51:24
若是南衣当时阻拦他,他便不会去见林香儿,不会杀了人,不会坠魔,更不会离开南衣。
她说,她爱极了八尾,其实八尾变成什么样她都会很爱很爱,因为八尾是她的大英雄,她的小八,那个怕一开始想吓唬她慢慢地却又怕吓到她的小八。
南衣拒绝了允家。
八尾走的时候说小七无法带他回家了,太远了。
八尾笑着,南衣楞在原地,眼泪如同倾盆大雨,她好想抱住她最爱的人,可是她在这一瞬间却怎么也动不了,喉咙哽咽得生疼。
她之前习得一支舞,她想跳给小八看。
她之前学小八唱那首他哄她睡觉用的歌,她想在嫁给小八后轮到自己唱来哄他睡觉。
她坐在八尾和南衣一起坐过的树枝上,她费了很大劲才爬上去。
当初、是会有个谪仙一样的男子抱着她施轻功飞上去坐着的,现在是她一个人了。
“小八,多好的一场梦啊。”南衣抚摸他坐过的地方呢喃着,“梦里的事情我都想起来了,好想小八夸我呢。可是,梦怎么就醒得这么快呢,”南衣紧紧地捏着袖子,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滴湿了裙子,“小八离开小七了啊。”
她不是没有想过成妖。
她日夜守在桃花树下,生怕有朝一日那个八公子回来了没能第一时间看到他的小七。
她擦去眼泪,眼眶红红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轻叹一声道:“也罢。”
南衣在桃花树一旁翩翩起舞。
繁花落尽谁痛谁伤,凄雪残舞谁去谁留。
她手中紧握着一支步摇,步摇的花是一朵枯花。
枯了又如何?
一曲末了,南衣颤抖着握住小八小七最爱的步摇。
日复一日,她的八公子离她而去时的样子日日夜夜都在她的梦里眼里出现,怎么也忘不掉。
所以,她早就将一把刻着“八”字的刀藏在桃林里。
南衣梦醒的时候回想着梦里她与小八的桃林,亲手栽了一片桃林,只属于他们两人的桃林。
每一棵桃树浸满了无法忽略的思念和爱恋,还有痛苦。
“公子,今生你为妖,我为人,我本不信人妖殊途,但事实却逼得我们至此。下一世,我不愿再为人,你是妖,是魔,是仙,是佛,南衣随你,若是人,”南衣再次哽咽,在追寻八尾的最后一刻她要把心底的话都说出来,“小七与小八便又要错过了。下一世,我定当不会再如此无用无能,只能依偎在你的怀里收你的保护,一定要早早地寻到公子,我要为你种满山头的桃树,只要、你不再会轻易离开我,让我与你如梦,让我独自梦醒。孟婆的汤,我不喝。”言罢,白刃擦过雪白的颈脖。
公子,这次便换小七爬上墙头去寻你,小七的这份执念,在没找到你之前当永存,一定要等我。
9 329 2019-08-21 02:32:49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