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祸乱君心

+ 关注 鳗鳗雨工作室 更新于10-01

你本是大燕盛极一时的长宁长公主,姿容倾城,生来尊贵。
何奈奸臣叛国,城池灭,皇权覆。所爱所有一夕之间皆若落土红尘,归为乌有。
母后含恨饮鸩,父皇尸骨未寒,皇弟下落不明......
你不甘,不愿,不服,不信,颠沛街头肝肠寸断。
恍惚间却见那人英姿艳骨,如若春风,又似寒霜,救你于烽火之际。
漫天的战火里,唯有他的嘴角微扬,眉眼含笑,对你轻轻道一句“跟我回家。”

立绘:傅云汐--指尖糖【九重春色】 玉无心--彤彤【一曲追月】
君恒澈--彤彤 【一曲追月】 楚澈--雾里小只【十四轩】
南宫墨尘--庄生【闲云鹤居】 君恒懿--瞳夏【青鸢画廊】
君恒钰--折枝 【君笙拂兮】 凤景珩--夜君 【光明顶】
背景、CG:【一语九幽】:风兮,树夏,魈尧。
【无言书生】:无益,小树林,麦兜一脸血,螭尤,觅芾兽。
【有枝小店】:茶叶 【景云蔚】:郭小天
【云阆画轩】:胤肆 【Q版画师】朔绫
小素材:【犀峰阁】MTY
美工鸣谢:封面--何相思【疏楼曲】 UI:不知倦【无言书生】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大大,我写长评动机不纯,我是为闪币而来的
【君恒钰&玉无心】
战火蔓延,燕国覆灭,亡国公主潜入丞相府。国破家亡,满心复仇大计的我,偏偏遇到了惊艳自己和时光的少年。
初遇:
繁荣的齐国都城,花月楼前的街道,你策马奔腾冲我而来,我没躲开,闭眼之间,像凌空飞起,我已经坐在了你怀里。惊鸿一眼,少年,金色的头饰,红色的飘带,逆着光却比光还耀眼,四目相对,剑眉鬓飞,眸若星辰。居然还笑话我“不会骑马?”说罢只留给我一抹狂妄背影,疾驰而去。
很奇怪,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却记住了你的样子。
再遇:
是他!竟然是他,真是,巧。我一边望着没有被酒气和靡靡之乐束缚的少年,一边在心底想着:应该,认不出我吧?后来魏玟私下刁难我,是你支走了他。“改日帮你记起。”,君恒钰,再有改日,我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
后来,悬崖边的你,也让我见到了温柔细心的一面。
是只对我一人吗,君恒钰?
…………
那晚,诺大的齐宫内,灯火通明,云雾缠绕着一轮明月,如此美景,一个人吗?不,是两个人,我,和他。花前月下,你识破了我的假冒。我也不知为何,往事浮上心头,向你坦白了我的身份。可你…………,怎么不去告发我呢?你是齐人,是齐国的皇子!是什么让你选择了相信我?原来,变的,不止是我。温柔虔诚的你,也很好。
一盏河灯,牵起你我的情缘。
无心无心,我本无心却有情。君恒钰,你是我想起来能忍不住笑,笑后又忍不住忧的人,父皇母后尸骨未寒,我又怎能谈情说爱?但你定是我不可负之人。少年在我眼中,是不可抹去的星光。
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引用诗句)。君恒钰,以后,我一袭红衣,头戴你送我的金陵十二钗,虽不是万人瞻仰,却也满心欢喜,堂堂正正地嫁进你七王府中,做你的钰王妃,而你也会一身红装,牵着我的手,走进我们的家。
…………
某不知名山中,一棵樱花树下,君恒钰搂着玉无心坐在那里,女子娇俏一笑:”该回去了,孩子该饿了。“,男子笑笑,摘下一朵樱花别在女子发梢,轻笑:“再坐一会儿,饿不死他俩。“…………

始于月老的一根红线,终于孟婆的一碗清汤。
以后此生只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怎么写完才发现风格跟其他写钰王的文章不一样?折服于我自己清奇的脑回路。。。算了,反正都写了,算了了自己一个心愿了!)
25 441 2020-07-16 19:31:26
【浮生若梦】君恒钰BE结局 (玉无心视角)
今日,是我的大婚之日。香妙扶着我上了花轿,我看着身上的大红嫁衣,思绪飘到了几年前...那天,有个傻子坐在马背上固执地说:“事后,我会求父皇为我们赐婚,本王向来言出必行!”阳光丝丝缕缕飘落在那个结实可靠的后背上,那一刻,我的心弦松动,荡起了千层涟漪...我从未想过,在我以后暗淡无涯的漫漫复仇之路中,还有这么温暖绚丽的光会不顾一切地奔向我,温暖我...
“小姐…你哭了”香妙轻轻出声,把我的思绪拉回。右手轻抚过脸颊,冰冷的液体挂在指尖,为什么又哭了…大喜之日,应该高兴才对…“小姐,为何你执意要嫁给太子当太子妃,明明七皇子…” “好了。”我出声打断香妙的话,她要说的我都明白,可是这份情,我不能给,也给不起…“香妙,这世道从来都是身不由己的…”掀开帘子的一角,百姓们都在两旁欢笑着,喜庆的乐曲在耳旁环绕,吵得耳朵生疼。
“太子妃,今日是您的大喜之日,还是笑笑为好。不然皇后见您此般愁容,定不高兴。”一旁的丫头缓缓开口。太子妃…太子妃…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称号,此刻却像针一般深深扎在我的胸口,“…知道了,谢谢”努力扬扬嘴角,我想,此刻的表情应该十分古怪吧…
下了花轿,看着缓缓走来的太子,我多希望那个人是你…太子牵着我的手一步步走在大殿上,那双手如此温暖,却依旧捂不热我的心。接近太子,乱入东宫,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明明我的计划已经快实现了,可为什么,心却那么疼…
宴会上,大家欢笑着,我盯着你那孤独的背影,一下失了神。刚好你回了头,视线在空气中交汇了几秒后,你又迅速转移视线,我刚想抬脚去追…可是,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玉无心了…太子妃…这个头衔可真是让人喘不过气。
“七弟。”太子叫住了你,闻声我也紧忙跟了上去,生怕太子会为难你。
“七殿下…”
“太子妃…”
呵……回不去了…
太子牵起我的手,笑着和你寒暄。你盯着那紧握着的双手,握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半晌后,一饮而尽杯中的酒。“三哥,家弟府上还有些事,便先行告退了。”言罢,头也不回地走了,你走的那样窘迫,我收回视线,也许,真的该说再见了…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未有善终的…
(写不下了,评论区继续接…注:不只有无心视角,几位皇子的视角也有!!!)
42 420 2020-07-16 22:33:41
落花时节又逢君
元春壹月,花落飘飘欲仙,细无声。
拉着香妙的芊手,拥入人潮似水的长安街。
腊月的寒风,吹的面无喜色。
帘卷西风,落枝叶,恰逢梢头。

“小姐,等等我。”香妙像只被牵线的木偶。
微风迎过,卷起树落的枫叶。
香妙拾起。“小姐,这好像是你的故友?”
我勾起唇角,戏精附体。“我们去会见他。”
又朝西的花树,过去了。

只见树下,身着白衣华服的男子,
坐落梢头,吹起缕缕抑扬的幽笛。
“堇王殿下,合作可还愉快?”顿了顿,缓缓开口。“那兴燕的筹码,您还是淡忘了吧。比起长宁长公主的身份,我似乎找到了我的意义。”
“那你就不曾后悔?”浅笑一声,跃下树梢。
我却默不作声,心事涌上心头。
“许是你深得太子心,不亦回头?”
无心抬头与他对视。“愿牺一人,赠你河山。”
他长叹气。“本王收回成命,只许你一人。”
长余。“勾么?”他轻轻触落我的发梢。
我思虑间,他拽起我,便踏足世间。

我不知是哪。只见暮雪成林,霜影成风。
站在一片雪白的高地,仰望雪景。
“无心,今后你便是我的人。”
“往后余生,我陪你走。”
“无论,你是灵汐,还是宣离(无心)。”
“我……”我却在这时怂恿了。

“我愿,与君共老。”
是的,他为了我什么都肯放弃。
尽管,他一无所有了,可他还有我。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长相厮守,与君共老。
13 203 2020-07-14 14:34:41
【如花 似梦.】
是夜。
抽泣声。
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去。
果然是她。
“怎么哭了?”
声音不自觉地温柔起来。
抬眸,看向来人。
对上他的视线,这眼睛,好生漂亮。
好清澈,似琥珀一般。
棱角分明的脸,只是有点太过清冷,好似不入红尘,不食人间烟火般......
“你生的真好看,像极了我那个整天板着一副臭脸的‘弟弟’。”
脸红红,还有些晕乎乎的,声音里满是戏谑。
“你喝酒了?”
不管她是怎么评价他的,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她。
一把捏住他的脸。
“你怎么比我的那个‘弟弟’还爱管我,脸好玩......嘿嘿......”
许是喝多了,说话上下不接,想到什么便说什么。
把衣服披在她身上。
“夜凉,当心染上了风寒,快些回屋休息。”
“我不,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抓住他的袖子。
愣住。
“怎么会呢?谁都有可能会嫌弃你,唯独我不会,可是记住了?”
蹲下来,握住她的手。
手心暖暖的......
擦干眼泪。
“我要你背我。”
撒娇道。
“好。”
宠着她的任性。
她可能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会这般任性吧,还挺可爱的......
“如若可以,我愿以月亮为证,天下为聘,一生一世一双人......”
月色洒向二人,人间因这二人,被月色倾洒......
“睡了?那承诺我便可以不做数了。”
“你敢”
噗呲。
看向双眼紧闭的她。
“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只是,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别什么事都瞒着我,别一个人承受,别一个人哭,别一个人借酒消愁......”
大概是觉得她睡了,便毫无保留地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哭?
有你在,便不会了......
梦醒。
“原来只是一场梦啊,但那个承诺,好真实......”
5 137 2020-07-12 13:04:02
奔精评而来—【玉无心&君恒钰】

时光踏白马翩然而逝,心底点点朱砂愈发明艳。

许多个月色皎洁的夜晚,我倾心以念的人不知何时便早已成了他了。

那人白衣飒沓的身影,纵马姿肆的欢脱,冰如霜雪的眉眼,时时浮现于我的脑海,久据不去。从前相遇的细节都在心里曼妙起舞,敛起数层赤色波纹,一激一荡,俗世的风尘皆被抖落。一颗拼命磨砺的心,见了他竟也温柔起来。

我知道我存了不该有的心思,可我忘不了他,贪恋他一双大手温着我。

仓皇逃入敌国的公主,在这深宫中要经受多少算计与猜疑才可使那复仇的火焰熊熊燃起,偏偏情爱二字最缠人心,左右徘徊不免会耽搁了这一世。

这多像我们,孤帆远去的马蹄,浪花吞没的笔,情比潇湘而后万劫不复。

在七王府的那些天里,莺啼燕语,绿芽抽丝。我一一翻过他满是批注的兵书,他素来极少女眷的府上从此也染上我的气息。

早该料到的,进了他的府邸,连自己的心也管不住了。

那日我在院子里喝茶看书,桃花自树木纷纷扬扬的落下。刚刚好他一步跨过门槛回府,见状竟是惊住了。

对面而坐,内心的欢愉像衣襟上的桃花,在风里扑簌这,又轻盈的落下。为我披衣时四目相对,我看到他眼里不再只盛有冰冷和轻狂,而是浴满轻柔,且只装了我。

不事雕琢,亦可相通。

终是他骑马揽着我奔袭在充满奇异传说的草原。我看他远望十里平川,下一秒却吻在我的脖子上。明明在扬鞭马策前行,手却是将我的腰锁紧贴着他宽实的身子,一刻也没有松。

我们开怀放荡,纵马且歌,甚至不管鱼灯向晚。

衣襟湿透而又紧密相贴,我自然是心跳乱了节拍,他却好像很喜欢我这样,笑出了声,将作工精良的白衣极其不顾形象的脱下塞到我怀里。

男子赠衣,其衣再明显不过。

回府后他再也不放过我了,一句句温柔轻盈却轻薄肆意的话翻涌着神经。

失手打翻杯盏,沾湿半袖春衫。

人间好像突然缀满剔透白玉,千里清秋如洗。我既与他深情相付,从此便是万物不及的。
7 168 2020-07-07 14:35:40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