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云水谣

+ 关注 书行鸢工作室 更新于02-17

创世之初,东方苍龙星宿有狐善狡,欺瞒天道,成为诸天唯一不受天道管辖的存在,从降生起被封印在火极,世称心月神。
后心月神以一半骨血创造“伪神”,与其诞下一子代己受过,逍遥而去。
此子未入神籍,名为弦心月,世称心月仙,擅阵法。得上神流月相助破阵,自火极脱身。
一朝下界动乱,心月仙下界镇恶,意外陨落,坠入轮回……
-
数万年后,因一本旧书,华国女大学生傅沅沅穿越异世,成为无依无靠的九尾后人傅阿暖,殊不知一场跨越四世的缘与劫早已将她包裹,无处脱身。
-
一朝穿越,成为了东九州传说中最为尊贵的二十六世家之一,九尾楼家的后人。
然而被灭门了。
被另一世家收养,结识三五至交好友,青梅竹马在侧,与男神相恋,也算顺风顺水。
谁知道青梅想杀了我,竹马不知去向,男神还渣了我?
没天理没天理,还有比我更惨的女主吗?
但我心怀正道,勤修术法,势要在东九州道门闯出一片天。
然而天空一声巨响,红衣男子笑得妖冶:“知道么?你前世……是大魔头。”
-
一场因爸爸去哪儿引起的纠葛。
四世纠葛,一世为神,光风霁月,泽被四方。
一世为魔,饮血高歌,悬命刀尖,天地无惧。
一世为人,心怀朝阳。
一世——
你,会走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世人皆爱傅阿暖 何人记我虞映晚

其实比起傅阿暖 我更喜欢虞映晚

孤傲 冷血 自负 以强大的苍龙血脉凝结世间黑暗 桀骜不驯偏又绝代风华 天下九人之首偏又是一代魔尊 冷心冷情偏又引众人倾慕 年仅百岁便征战天下 从无失手从无败绩 玩弄人心不重诺言 她非君子 却比君子更要坦荡三分 比起傅阿暖 她的强大是源于自身的实力

她遭世人唾弃 却偏偏我行我素 放肆张扬 世人恨她 却又奈何不得她 她敢称自己的师兄一声废物 不拘礼节狂妄自大 但却偏生那一晚开始 她怕了 一个生于暗影 长于黑暗的魔尊 却怕起了黑暗 自此 灯火长明 她可以凭实力堵住众人之口 却再也掩盖不了真相 她有了弱点 此后 她被一帮老家伙们复制出了一个替代品 却仍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哪怕天下人皆知她有弱点 但这是独属于她的傲骨 她的骄傲不允许她软弱

世人议论 舌头拔掉 反正还能接回去 犯人不肯开口 杀 反正她残暴嗜血 招供后就可放过 不可能 反正她不守信用 侍女无意冲撞 逐出 反正她冷漠无情 众长老逼婚 战 反正她桀骜无双 她狂 她傲 她痴 她笑 她妄 最终却因养虎为患 错信他人而陨落

她陨落后 世人皆高兴喝彩 却也有人怨她 有人恨她 有人恼她 有人惧她 却独独无人爱她 有人为她而活 有人活成了她 她一生意气风发 鲜衣怒马 却又诡谲莫测 狂妄张扬 世人恨她却又惧她 恼她却又敬她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纤纤素手执掌乾坤 这一切都皆是虞映晚而不是傅阿暖 她无可取代 更非傅阿暖可以比拟 轮回之后的她终不是她

我并不讨厌傅阿暖 但更吸引我的却是虞映晚 倾国倾城 心计无双 她是我理想的样子 冰冷无情 实力强大 桀骜自负 诡谲难测 世人皆在向她走近 却都离她越来越远

心向朝阳傅阿暖 绝世无双虞映晚
2 59 2020-03-29 00:15:15
番外第二章 他携彩云归 (篇四)
气氛、仿佛凝结的空气终于在朝暮离开你的那一刹那被打破。原本覆盖于你周身的气息离开,这气息所属之人与你的关系可只能说刚刚结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一种如此强烈的丧失感?
犹如一阵浪潮席卷之后,留下的狼狈而空无一物的海滩。
仿佛曾经得到的至宝却眼睁睁地被人夺走,心不甘情不愿地失去。
遥远到不得追忆的曾经,好像也有过这般感受。
曾紧握的手,最终被人无情地甩开。那人着一袭玄衫。
曾依偎的拥抱,最终换得一句“两情相悦”,于是无疾而终。
心意席卷,一时间你失了神,说不出话来,只呆愣愣地维持着先前的姿势站着,望着朝暮。
朝暮一副少年的模样,化形作孩童并不是什么稀罕事,自己不也是少女化形么?为何面对着这张脸,却生出了从未有过的熟悉感——与面对二哥宋梨白时截然不同的情感。温暖而令人放下防备卸下戒心,宛若太阳释放着温暖。
可是,他真的是这样的吗?
他总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只在刚刚和初见时提起了精神。他的眼睛看似炯炯有神,实则并无波澜。
果然是因为两人并不相熟吗?
你十分沮丧——说不出来由的沮丧。
良久,朝暮开口了。与往常并无什么不同的一句话轻飘飘地落入你的耳中,却仿佛重重一击。
“情况紧急,顾不得男女大防。朝暮给宋三小姐赔罪了。”
疏远的口气,正式的称呼。
你回了神,而后努力挤出一个笑容,道:“无碍。你我并无道侣,再讲究这些反倒是心中有鬼作祟,是我该感谢你才是。”
朝暮低下头注视着地面,不再与你对视,你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好再出声,于是又回到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心照不宣地,大家都在想着自己的事。
朝暮听到刚才那话时,要说没有震惊是假的。他还记得,他和那个名为傅阿暖的少女自人间皇朝归去途中,他处理伤口被闯入房间的她看见,还是以成年化形第一次被她看见时,心里又羞赧又慌乱,却装出一副她曾说过多次的,傲娇的样子。可她却仿佛无事人一样给自己处理伤口,心悦之人在侧,自己竟鬼使神差地说出要让她负责的话语。说完便被自己所言之大胆而震惊,却覆水难收,只好忐忑地等待回音。
宛如小鹿乱撞又似百爪挠心,却被她当做玩笑回应。
没有彻底拒绝便是好的,如是自我安慰的自己是不是很虚伪?
可是最后自己还是没有努力地去争取,不是吗?
是真的想要祝她幸福吗?
不是的,只是没有勇气。
即使萧逸然支持自己,也没有勇气说出那句:“呆暖,我心悦你。”
这句话不是无以启齿,而是自己,害怕被拒绝。
4 111 2020-02-13 12:42:30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那一天我喝得酩酊大醉,步子都是醺醺然。大殿灯火幽暗昏黄,我一步一步走着,嘴中喃喃着什么,现在已是根本记不清了。
世人都道我恨虞映晚入骨,都道如今我是太开心,以致疯魔一般。
我笑,不置可否,只是把那些爱嚼舌根的人拔了舌,剁碎喂狗。
一如她曾经模样。
那一夜,万古人间酒香凛冽,我开了七七四十九坛陈年老酒,三分强饮,七分用来冲刷地上鲜血。
虞映晚,你可知,你死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后来很多年,我一直在反复做一个梦。
我看见白雪皑皑,云山苍茫,天地间,有人白衣翩迁,有人红裙惊鸿。
我看见桃花成海,一众少年少女欢聚,嬉笑打闹,是我不曾见过的惬意美好。
你又在想那段往事了?
我总觉得,那段记忆,很重要。
可如果真是那么重要,我又怎么舍得将它封存?

后来很多年,我一直在找一个人。我不知道我找她是为了什么,但是心中似乎一直有个声音在喊,找到她,抓住她,一切都会明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如果六万二千年前,那白衣公子没有执拗闯入那漫天风雪;
如果漠漠黑暗中,那女孩没有拼命抓住他的手,仿佛救命稻草;
如果那时决绝离去,而不是留下一个一厢情愿的誓言,
是否一切都会不一样?

但是我知道这世间没有如果,在我走入风雪,在我牵起你手,在我信誓旦旦——
我知道,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旋转,即使没有那只灵兔,没有一不小心,一切仍是会发生。也许在一年,两年,即使很多年——
宿命般的相遇。

我曾经是不信因果,不信轮回,直到遇见了你。
不知多少万年,世间灯火万千,却无为我守候的那一盏。三分水,三分月,几分云雾几分歌,我把青山浩渺看遍,无人是奇绝。
直到再次遇见你。

好鱼者食鱼三千,不见鱼食好鱼者。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那男子着一身玄衣,其上绣奇怪花鸟纹路,似云,似水,似棘。他眸中跌入三千落霞,点燃血的色彩,妖冶,诡异。

——小雁,你眼里有光。
——只是见到了你,眼里便……有了光。
您即是光。
——就算你一心想要,我也会把你带出来的。
秉承王的意志。
——别怕,我在。
——我楼家子弟,立下的誓言,从不欺人,即使我不慎出了意外,我的魂灵也不会放弃,不过三途,不饮忘汤,直至誓言达成为止。

这个啊,当然是因为——
主人在哪里,“狗”就跟到哪里了呵……

他也不用什么术法,只是一步一步懒散地走着。
只是在路过她身侧时,说了一句——
小鱼儿,
抓住你了。
2 115 2020-01-29 17:55:29
番外第二章 他携彩云归(篇三)
“我的扇子上所题字句,是你的名字?”
“这把扇子,本应属于一个明亮的姑娘——现如今,她已离开了。我虽不知她去向何处,但我希望,从今往后,你也可以出落成温暖的人。”
——
那些暗器乒乒乓乓地击在屏障上,却只能让受力点荡漾出几道波纹,令你十分安心。虽说现下安全了些许,可这一阵突然袭击确实令你清醒了不少,困意全无,还出了一身冷汗。
“啧。”
你身后那人轻啧一声,敲了敲你的额头道:“再傻站着,你身上就要多好几个血窟窿了!”
虽说他话语里透露出嫌弃和散漫,可在临时构造的屏障散去后,他迅速地一手把你牢牢地揽住,护在怀里,另一手捏诀丢了个术法,原地起了一阵烟雾,遮挡住了那偷袭者的视野。你们趁此良机溜之大吉。
自远处的墙头跃下,距离交战处已有半里路远后,朝暮终于舒了口气,松开了揽着你的那只手。从那温暖的胸膛前离开后,不知为何,你心里有些空落落的——这,又是因何诞生的情愫呢?
还未往深里想去,抬头便看见朝暮靠着墙揉了揉小臂。正欲慰问一番,他却望着你戏谑道:“宋姑娘晚上还是不要吃宵夜的好。”
你有些纳闷,不知其所言何意,更不知他怎知自己在家时常将那些精致点心作为自己练功后的宵夜,于是抛给他个疑惑的眼神,全然没有注意到他对你的称呼发生了改变。
“你有些沉,难怪方才轻功跟不上我。”
闻言你瞬间炸毛——体重可是女孩子的禁区,这般直白挑明,脸上顿时飞上两朵红霞,不禁大声解释道:“分明是你臂力不够,宋家三小姐体态轻盈,面容姣好,这领地上无人不晓?”
“嘘!”
他又走近一步,伸手把你又拥在怀里,而后捂住你的嘴,严严实实地把你挡在了阴影里。风无声地吹过,他逼音成线传话给你:“不要大声。他大概还没走远。今日偷袭不成,此人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有脚步声逼近你和朝暮所在的小巷。你二人躲在一处凸起的死角之后,面面相觑,不敢再出一声。由于靠的很近,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绷得很紧,灵力积蓄,时刻都能发出攻击。但两人却又保持着一点点距离,身体并没有相贴,接触到的部位也不过是手臂——可是这姿势,实在,容易,令人,想歪。
这,不正是壁咚吗?
可恶,危机面前,自己怎么总是想东想西。
不由得有些懊恼,头低垂了下来,不敢再盯着朝暮的一双黑色眸子。不知过了多久,当清亮的月光撒在你二人身上,那脚步声才渐行渐远,最终消失。
见状,朝暮活动了一下由于保持不动而有些僵硬的肩膀和颈椎,而后才终于把你松开。
2 146 2019-07-29 21:28:26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