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穿书成了反派

+ 关注 双老月 更新于02-23

曲兮弦,现世纪歌手,穿越到自己还没追完的小说中,并成为了书中那个坏事做尽的抖s大魔头曲世一。曲世一最后死得很惨,连魂魄都被彻底消灭!
那么曲兮弦会玩转出一个怎样的人生呢,这一切由你来定义。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不尘」
——贺君婴最佳角色前三&情人节
尘世间有三千繁华,飘落的一刹那摄魂夺魄,映在他的眸中,如冥海水般幽沉晦暗的颜色被点了光亮,眼底却也风月无边。
“报恩不必,至少得说声谢谢吧。”
“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
脱离物欲纷乱的尘世,亦或者,没有生在魔界,你是否愿做原本皎然若月、衣不染尘的少年郎……
那时候未及弱冠的圣子殿下以为自己的柔软情意早已被世情消磨,只要一人倾心许下未舍衷情,无论“缘”字真假,都是彼此唯一且真的救赎。
在炼狱时间长了,便也就觉得人间的光格外刺眼了……
白衣沾血,委顿在地,掌心红莲凋下,极类冰玉的肌肤上盘虬的粗长暗红的伤痕,宛若吐着赤红信子的蛇,嚣张而狰狞诅咒,将来,回到“曲世一”这个身份后,永远不能和这段记忆重逢叙话。
银丝三千,倾泻如瀑,即使只是蜉蝣刹那光景,也还是,留住得好。
无论他是否再愿给不尘渊之外的“兮弦”看。
因为焕颜丹后这张容颜,君婴失去和舍弃的,已经从岁月那里赎不回来了,在鲜血中结痂,在恶意中风化,在情欲中脱落,留下的痕迹,此生不销。
恨意是从创口长出的,一次次入骨悔意炼出了铭心的执念,痴缠着魂灵,鄙夷断定虚幻的爱意将临风,将消散,将永世不复。
一袭红衣在他的记忆里是什么?
——哀声、血色、冰冷的诀别。
心尖最后一丝无谓的隐侧,被这双手亲自掐灭在指尖,自此夜幕沉下,一切归于死寂,只有恨意疯狂燃烧,焚毁了过去的,君绯辞。
涩味从喉口蔓延到舌尖,继而浸润了整颗心。
果然还是多做一些甜品好。
又后来,正是日色明艳惑人的夕阳,有一人,视野被整个占据,语息温凉洒在他的耳垂和面颊,虽然看不见唇角弯起的弧度,亦是明了。
如美玉相撞琳琅之声,一点笑意融解在眉眼间,如三月东风踏雪而来,寒霜已无人去翻阅,唯剩现在几息不平稳的呼吸,小心翼翼拆开三千相思,用额上一吻抵过,将少年笑意的温度灼烧,成了烙在心尖上的一泪辰砂。
他逆着光门发出的浅芒,柔镀绝色,粲然一笑无名指上自此有了旁人的名字,未来必定还会被挽起,揭开滚烫情意上薄纱。
即便是祸端,我也会永远站在你身侧,或许影湮入暗夜,或许与你的心愿背道而驰。
而琴兮弦,只能留在不尘渊。
一段被吻封缄的记忆和始终未能说出口的妄念,不尘,亦是不沉,染上一丝外物,都算得玷污。
夜色下,花阴中,有人写尽一生孤独,淡淡墨迹,缱绻情思,三年的守候,星霜屡变,只一句与子成说,此生皆不负。​
21 652 2020-02-14 19:17:18
轮回:再一次对你心动
【1】希望你能忘掉我
曲兮弦离开了魔界,却被花幼离囚禁在自己身旁,封了经脉灵力,等同于一个普通人。奈何身在曹营心在汉,他心心念念的都是君婴,却不想给他传消息,怕加深他对自己的厌恶,花幼离每天亲自来送吃食,还准备了一把古琴,供他闲来无事消遣,只是不放他出来,也不让他接触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感受着花幼离对自己深沉扭曲的感情,深感自己当初认他做弟弟的错误决定,某一天割腕自杀了【咳,死法没想好,先这样,狗头保命】。
花幼离处理宗门事务时,收到下属汇报,双眼看着眼前的书文呆滞了片刻,眼睛里的光突然间灭了,眸子黑暗的可怕,一刹那仿佛所有的希望都被眼睛里的漩涡吞噬,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哑着嗓子喃喃道:“哥哥就这般不愿和我在一起吗?竟然用这种方式摆脱我…”随后摆手划出一道空间裂缝,跨进去闪现到了曲兮弦的尸体停放的位置,立刻下令派宗门弟子去寻了极北之地的千年寒冰做最好的冰棺冰封曲兮弦的身体,用自己的灵力包裹着曲兮弦的身体防止腐败。
冰棺停放的房间森冷阴寒,花幼离一席白衫杵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一直深情地望着曲兮弦沉睡的面孔,若不是眼睛还在眨,当真就会被人误认是那索魂的鬼魅,有梗着脖子进入房间前去劝说下葬曲兮弦的,但只进不出,下属们只有苦着脸陪站在外面内心戚戚不知道守到什么时候,三天三夜过去了,花幼离动了,站的腰酸背痛腿抽筋的众人还以为他想通了,扯着脖子往里面瞧,只看见花幼离深情的用手指摩挲着曲兮弦被灵力温养的皮肤,眸子沉沉的不知在想着什么。
一刻钟后,追命带着一名身着青色布袍的男子走进来,对花幼离说:“宗主,这是长老…这是曲大人留给您的信,望您亲启,另外他最后的遗愿是希望把他的脸当做礼物送给妃靡。这位是前来施刀的法师,曲大人留下绝笔前已经安排好了…您”
花幼离眼眸渐红,厉声打断他道:“我不同意!为什么哥哥走了,你们还不让他完整的离开!哥哥是我的,谁也不许碰他,否则先问过我的噬魂!”
追命低下眼睑:“曲大人知道您会如此态度,望您先看过信再做决定。”边说边把信件从随身空间拿出来递给花幼离,花幼离眼神冷酷的扫了追命和带来的法师一眼,手指微微发抖的接过了那封写着幼离亲启的信:
91 284 2020-02-12 15:24:05
第一次写文有点紧张,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 。(黑化病娇少年花幼离x斯文败类曲兮弦)
“幼离” 那人只浅浅一笑,薄唇微动吐出来的两个字便足矣让花幼离乱了心神 “哥哥” “你看这个同心戒君婴他会喜欢吗?”曲兮弦浅笑着问道。花幼离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后世界也随之黯淡。唯有眼前人是他心中唯一的光彩……
“ 君婴,君婴,哥哥便看不到我的半分好吗?”花幼离如此想到,便不觉握紧了拳头,指甲入肉渗出血来,竟也毫无反应。曲兮弦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但脸上端的还是那副浅笑。
花幼离定了定心神,上前一步抱住曲兮弦将头埋在那人颈间,贪婪的呼吸着属于他的—哥哥。哥哥,“”你可知我…心系与你”花幼离索性不再隐瞒,将自己的心思毫无顾忌的袒露出来。曲兮弦便要推开他“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花幼离眸色微暗,轻轻咬上曲兮弦那光洁的颈部“哥哥,我自然知道我要什么” 嘴上加重力道,含糊不清说道“哥哥,我要你。”
曲兮弦身子一软,“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自然是让哥哥只属于我的药啊”花幼离在曲兮弦耳边轻咐道。曲兮弦彻底瘫在花幼离身上,唇边却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嘶~”曲兮弦醒来,口中干渴,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在了床上。回顾四周发现这是一间精巧又不失温馨的房间,一草一木皆是他所喜欢的,不难看出,这屋主人废了不少心思布置这屋子。床边坐着一个明眸皓齿又带着一丝邪气的男孩,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哥哥,醒了”他道,“你这是何意”曲兮弦依旧浅笑道。 “当然是让哥哥只属于我一人”花幼离撅着嘴撒娇 “我不会离开,你先给我松开”曲兮弦那如深潭的眼睛温柔的看着他,花幼离一时失神,便解开了。“哥哥,不要想着跑掉呦,那样…幼离会生气的”花幼离轻抚着曲兮弦的脸,缓缓舔了下牙。
邪气中又带着诱惑的动作,曲兮弦眸色暗了下来,喉结动了动,却只是是说“我有些渴了”曲兮弦有些奇怪,明明已经辟谷却感觉到渴,心下一动,试着掐个法术,却丝毫感觉不到灵力的存在,心中边了然。同时,花幼离喝了口水,便欺身压了上来,唇齿相交,花幼离却不知该如何了,小脸上带着喜悦与不知所措。曲兮弦轻笑一声,反客为主……一室春光。
11 171 2020-02-08 21:56:20
元宵节篇【君曲】

君婴站在殿外,放空着望着,心间空空的,难受至极。终于收回视线,迈开步伐,向外走去。漫无目的,等停下来时,才发觉居然到了飘渺殿。

望了许久,这才下定决心,向殿内走去,突然发现殿内挂了几盏红灯笼。

君婴拉住一个仆人,“这里怎么挂上了红灯笼?”

“回魔君大人,是大长老挂的。”

“什么?他回来了?他在哪里?”

“回大人,大长老现在应在厨房内。”

君婴快步往外走去,步伐焦急,心中只想快些见到他,在屋外却顿住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追命注意到了屋外的君婴,走出去,“魔君大人。”

曲兮弦听到了追命的声音,也跟着出去,“君婴?你怎么在这里?”

君婴回过神,听到曲兮弦这般说话,心中难受,“这话该我问你,你怎么在这里?你已经脱离魔界了!”

曲兮弦看着他,“今日是元宵。”

“什么元宵?且你回来跟元宵有什么关系?”

曲兮弦向他走进,站在他面前,望着他的眼睛,“我.....”

“我想见你...”

君婴愣住了,垂着眼帘,耳朵红红的,“这...这...这你想见我跟元宵有什么关系?”

曲兮弦看着他通红的耳朵,轻笑一声,又见他低垂的眼,长长的眼睫,小扇子一般。垂在一旁的手动了动,拼命忍住想摸一摸的想法。

“我想带你出去,可好?”

等了许久,无声,就在曲兮弦快要放弃的时候,低低的一声。

“好。”

曲兮弦嘴角勾了勾,“那我晚上去找你,你要等我。”

“嗯。”

“那我边先去忙了,你先回去吧。”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诶,我.....”君婴有些焦急的出声。

“怎么了??”曲兮弦疑惑道。

“不,你去吧。”君婴道。

曲兮弦见他真的无事,便也转身进入屋内。君婴望着他的背影,眼睛里有些失落,还想与他多说些话的。

夜晚,曲兮弦走进殿内,便见君婴坐在那儿,眼神空空的,也没注意到自己。

曲兮弦咳了咳,出声道,“君婴....”

君婴回过神。

“该走了。”

君婴站了起来,朝殿外走去,见曲兮弦不动,疑惑道,“你不走吗?”

曲兮弦笑了笑,走进,牵住了君婴的手。

君婴耳朵又红了,想挣脱,却不料曲兮弦的力气有些大,怎么也挣不开,只好让他牵着,只是耳朵更红了。

曲兮弦带着君婴来到皇城,以往皇城的夜晚虽然热闹却不似今天这般。到处挂满了灯笼,亮澄澄的。

“这....为什么要挂这么多灯笼?”
2 63 2020-02-08 23:09:27
接昨天的文!
君婴跑入曲世一的内殿,心中有些忐忑,自己以前虽来过,但未翻动过他的东西。桌上一个木匣,君婴好奇的打开,赫然是一副银白色的面具。

“哥哥,我帮你梳头。”君婴走到曲世一背后,脑中不知为什么,浮现出先前所见魔界人成婚时,喜娘口中吟唱的歌:“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
为君挽发,原是这等滋味。
想到那副面具,不禁开口问道:“哥哥,我在你屋内见到一副面具,银光流离,甚是好看,绯辞便拿过来戴了…”
“!”曲世一猛的站了起来,君婴没有防备,手中发带一下子脱离掌控,墨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空中纠缠出一段缠绵的光阴。君婴愣住了。
曲世一颤抖的转身,却在看到君婴的一刹那恍了神。大半个身子隐在暗处下的君婴,婆娑的树影温柔摇曳在那副面具下的君婴,以及,不知为何,今日穿了一身白衣的君婴。
“我不喜欢牛郎织女的故事…”抖抖索索的,曲世一喃喃出这句话,下意识的,君婴开口:“我不喜欢牛郎织女的故事?”眼前顿时模糊成一片,脑海里只剩下那白衣身影向自己伸出手,曲世一眼中一热,猛的将那身影拉入了怀里,抱起向内殿走去。
曲世一不知道,那年,苏子矜的话并没有说完。
“虽然有时候,只是远远的望见你的笑容,那就让我觉得安心了。”
君婴被抱入内殿,心下惶惑不已,“哥哥?”曲世一的指尖轻轻拂过君婴脸上的面具,拂至肩头,直至在心口,温柔的落下一吻。君婴虽还未经人事,但酥麻的感觉已让他有了隐隐的预感。他好像并不是那么抗拒…
沉沦的那一刻,君婴的眼泪夺眶而出。曲世一却是呜咽着,呼唤道:“子衿,苏子矜…”
“!”君婴的眼睛刹那间变的通红,苏子矜?苏子矜!难道,他只是做了一个叫苏子矜的人的替代品?!顿时,温柔缱绻全部变成了讽刺,本是体贴的小心翼翼,也让君婴感觉到恶心。君婴此时充满了仇恨,曲世一,你这个…啪的一声,君婴一巴掌扇到了曲世一的脸上。脸庞迅速浮现出五个通红的指印,曲世一迷蒙的眼睛也恢复了些许清明。君婴没有放过曲世一眼神聚焦的那一瞬,眼底浮现出的震惊,他费力的想寻找一丝温柔,但是,没有,方才的温柔彷佛是假象。
“曲世一,”君婴的眼睛从未像现在这般冷漠,“我恨你。”曲世一一个愣怔,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冷笑,心道:“曲世一,你倒真不是个东西。”利索的下床,身后君婴陡然出手,双方灵力相碰炸裂的一瞬,曲世一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破碎了。
好累。自己脏了,也弄脏了君婴。我现已深陷泥沼,就让这一切,陪我一起脏了吧。
6 72 2020-02-08 17:41:44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