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七折】幻世

+ 关注 樱桃小小丸子 更新于02-22 更新

创世神,不都是被大家高高捧起的吗?
为什么只有我被当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穿越进自己的闪艺作品,成为创世之人,拥有不死之身与反噬之能双重金手指,却反因此被视作“乱世邪神”,为求安稳度日,只能冒用别人的身份行走于世间。
童颜:“还有比我更惨的神吗?”

她想逃离这里,哪怕代价是世界毁灭,她也不在乎。
因为——
童颜:“这不过是我笔下的一个虚幻世界而已,这些人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可就是这些”毫无意义“的人,让她迟迟吾行。

大千世界,相是幻有。
那么,你是坚持离去,哪怕这里的一切化作乌有;还是沦陷于此,哪怕这个世界仅仅是——

幻世。


【注:大千世界,相是幻有——来自博学多识的瓜瓜皮】
四位男主CP名由@鹿茗 大宝贝友情提供!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
已是第十二个年头了。​
雪花纷纷扬扬地洒落肩头,一袭月华长衣立于庭前,那张面庞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清冷的眸正一眨不眨地望着那扇半掩的门,​久久出神。
"夫人。"​身后传来担忧的呼喊,而后玄色大氅覆上身躯,掸落一地雪色。
"夫人,今日雪大,你怎得又出来了?"​惊蛰略带责备,将精致的手炉捧入女子怀中,触及一片冰凉,她堪堪顿住。
​三千青丝微散,几缕覆盖玉色面庞,隐有泪痕逶迤而下,似蝶尾遍布那张面庞,经久不息。
"他不会再回来了。"​沙哑生涩掩去昔日清泠的跫音,令人略略惋惜。似是询问,语气却带着悲凉的肯定。惊蛰垂首,半晌无言。
庭阶寂寂,漫天大雪不知疲倦地沾染怔立的人影,世间似乎缄默,只无情地俯视着芸芸众生。​
遥想童颜碧玉年华里,一瞬来到她亲自书写的幻世。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情为何物。她自恃创物之人,任意驰骋,搅皱几池春水,却栽在她最为惧怕的姜灼手里。
他们之间充斥阴谋与算计。她怜其悲惨身世,焦灼过往,却又时时保持清醒认知,脱身其中。
终于,在那次使他震怒的弥天大谎中,她被桎梏于蝎炎宗,永不得见天日。她的愤怒惧怕皆未曾撼动他半分,直至那日天寒地冻,路远马亡,她被送至一处荒无人烟的别庄,她深觉沉溺,却无半分转圜余地。
少年如此灼人,无论此去是为寻得良方,还是报仇雪恨,皆是无虞。她只盼,他能平安顺遂地归来。
世人皆道姜灼残忍阴鸷,同乱世妖女再般配不过,那曾令她惧怕的幻想终是成真,良人却终不可寻。
往日种种皆成过往云烟,唯这夜半毫无人气的床榻令人分外清醒,眼眸酸涩,冰凉的液体又要汩汩涌现。
帘帷外有脚步声传来。
"我不想吃。"她轻声拒绝。
这次却没有惊蛰无奈的叹息,那声音仍在步步接近。童颜惊觉起身,来人一把攥住她的下颔,指尖微冷,笑意凉薄,是那张夜夜梦回的脸庞,如此真切地出现在眼前。
童颜疑是谵妄,她轻抚微扬的眉眼,带着小心翼翼的惶恐,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她的纤指。
"几载未见,倒连为夫都认不得了。"戏谑的嗓音仍如从前,童颜似是梦醒,泪水一瞬决堤,她将身后药枕狠狠的砸向姜灼,不想翻天覆地之间那人已将她压在身下,幽深的瞳眸里铺天盖地皆是她的面庞。
"陵谷沧桑,东海扬尘,稚纯此生,非卿不可。"
大雪仍簌簌落下,却再也无法染湿温润眉眼,心中赤忱。


6 65 2020-01-29 15:41:19
风起梧桐落,吟歌花蹁跹。
风吟是你的字萧是你的姓。
萧,风,吟,刚好组成了你的名字
若不是命运的相见
那次在客栈中,我偷了你的钱,说还却为还。
那时我是人人唾弃的魔女,而你却不那么认为。
认为我是不得已而为之。
再第二次见面时,你应该认出我来了吧!你只是不愿意拆穿罢了。
我自诩是创世神,可是在你面前我一身的强硬都放下来,像个无依无靠的孩子一样。
萧风吟,萧怀,我喜欢你!
我不知道你的哪点吸引了我,
或许是那次你不非议我是魔女,而是维护我。
又或许是那次你背叛了全部人,就为了我、我、我这么一个大魔头。
你保护我的时候你真的长大了,我并不是姚安素,并不知道你和姚安素的故事。
但是。
这一切
并不重要
我只想让你告诉我一句
“你是否喜欢我”
不管如何,
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就算了,就当个过客好不好?
如果你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我会改掉我身上所以的小毛病,只为你,风吟。
今生不能红烛夜,我赠君一坯黄土,愿来世在做夫妻!
落花已落,君已离去。皆是过客,随烟飘去。
不管如何风吟我对你的心还是未变,我会等着你爱上我那一天,直到青丝成白发。青春年少到垂暮之年。
或许多年以后会有人问我为何一个人。
那时候
我会答到“待君归来,终身不嫁。”
12 232 2019-11-23 19:51:46
玩了那么久一定要给幻世献上长评:


萧萧倚清秋,历历顾相识。路长归故里,愿怀共君老。


萧怀,字风吟,我对他当初的了解也就一片小叶舟在茫茫大海行驶般的迷茫,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也与洒脱不羁、自恋随性、这几个词脱不了关系,他就像是那种身前哪管前后事,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的人;他属于较散心的一种,有时甚至也会狂放不羁过头,也有点任性到处耍人。可他说的每一句话又令人气不起来又恨不起来,反而觉得他说的话别带有一番韵味?每一句话却又同时携带一种孤傲?令人觉得这个灵魂有点神秘也有点有趣。

有时候我就会觉得萧怀手握剧本,他了解这个世间很深层面。可人间却有一句话这么流传着“懂得太多往往是最痛苦的”

萧怀相比其它人来说,他应该是属于一眼看破人世百态的一类,同时他也是最懂童颜的人,或许在所谓的童颜杀姚安素前后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所谓的不死自身也没有人信这什么活不活的。一滴墨水可以使整盘清水浑浊;在百姓眼里那滴墨水就是祸世妖女童颜,清水就是他们自己,这种过于绝对,无人懂得童颜。而又像是一场命运蓄谋已久的意外般让童颜再次撞见萧怀。

“可谁又知道童颜是为了护身而迫不得已才做出的行为呢?童颜万一有苦衷呢?宁可信其有,也不信其无。”
就童颜来说,萧怀应该是能让童颜放下警惕,脱下生人勿近的躯壳真实面对他的第一人吧。也就是那么小小的一句话透过了这个世间的绝对化与片面化。即使他知道眼前的姚安素不是姚安素却还会跟童颜达成一致方向,说是姚安素就称姚安素。萧怀还会认为他爱的人就只有童颜一人,也就童颜一人,无二。

从萧怀落地的那一刻起,宗内对他的争议从未停过,可他的出生又岂是自己能够选择。他再优秀再用功,宗主再多么护他,也少不了鄙夷之色谈论。原本他十分在意,后来啊他沉不住气证明自己,天赋凛然却被转为背地里争锋相对。久而久之也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不在意任何人说的话。因为只有这样那个男孩才能开心一些。

可就是如此,也只是如此成为了大家认为的没脸没皮,没心没肺的人。因为是没脸没皮没心没肺,所以过于在意。他也像童颜一样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罢了。他跟童颜都是受害者。

他护着童颜,护到自己遍体鳞伤,不是因为同病相怜,更不是因为相见恨晚大喊知音,只是单纯地去相信童颜,去用行动喜欢童颜。 还好萧怀身边有童颜,还好童颜身边有萧怀,一切都还好。


萧怀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爱得痴迷,活得自由的人。

再无第二个他。
31 185 2019-11-23 13:53:28
#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我不知道姜灼到底有没有活下来。

他们都告诉我说,百余门派围攻蝎炎宗,作为宗主,他不死也定不会好活。

他们还说,姜灼本来就行事乖张,人人恨不能诛之。

他们复又说了许多许多,可谁也不曾知晓,他们口中的恶人曾是多么别扭的对我说着喜欢,又是如何对我许下近乎余生的誓言。

“我知道你的心意了,所以我拒绝。”

“我若喜欢一个人?大概..可以把那长恒明珠取来送给她。”

随后,他似不在意的开口询问“你也喜欢?”

姜灼待我如何,我心里是清明的,但那时的我,一心想的便是如何夺回瑾辰玉,怎敢相信他那天神般的人物会对我动心?于是,我装作不知,延续着我们的合作关系。

若最后他不将我迷晕,若他不将话说的决绝,或许我跟他,便不会如此潦草收场,此生不见。

后来百教强破蝎炎宗,直至他的消息归于虚无,我都不曾再问。

彼时风吟问我,“素儿,你当真不知他为何死守蝎炎宗至终章?”

我愕然,续又听见他的声音“流云门宗主最后在蝎炎宗他的书房,发现了一卷画像。”

“我打听了一下,那画上的人——竟是素儿。”

姜灼噬骨焚心,终焚不尽相思情缠。而他一生未说出口的爱恋,便就在这画中了。

我笑了,眼中淋漓泪水不绝。

“姜灼,你这个大笨蛋。”

可焉知如今的我们都回不去了?

————————————

还有一件事,我当是要说的。那就是当我与风吟的孩子五周岁时,曾受到的稀奇礼物。

在偏僻的乡村中,她捧回来一颗硕大的明珠。后来我听她说,是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叔叔给的,那人一身玄袍,眼中拥着冰雪。

“那叔叔好生奇怪,见了我便愣在了原地,随后不由分说地将这珠子递入我手中。”

“叔叔还说,他好不容易把伤养好,毒也解了,以后不会再来了,要我把珠子收好,一辈子都不愁钱花呢——虽然我本来也不愁钱花。爹爹呢?又被拎回凝决宗了?八成过不了几天又溜回来。”

说到这儿,她委屈的憋了憋嘴,问“那娘亲啊,你为什么非得留在这儿?这儿的日子比凝决宗还好过?

我将那长恒明珠接过,摸了摸她的头,低声笑了。

“明日,我们就去凝决宗吧。”

青山已老,红颜白发。

我的挂念,终于是到了头。


——此一去便是江湖永别——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愿君珍重,后会无期——
19 377 2019-09-08 02:07:05
【表白凤夷】清风幸识得,可闻越人歌?
        其实最开始见到好感页面的你时,心里是排斥的。兴趣居然是“多管闲事”,勿这样这样,勿那样那样。我就想啊,这么麻烦又拘束的一个人,我才不会喜欢他呢(真香!)

后来是怎么喜欢上的呢……
或许是在你询问“可有受伤”的时候,
或许是在你护在身前挡去飞石的时候,
或许是你在半夜蹲点逮人后抱着回房的时候,
或许是在你嘴硬心软偷偷帮忙盖被子的时候,
或许是在你无奈又习以为常地代为付钱的时候,
或许是你等在圣兽门前,摘下自己玉牌的时候……

        你在人前总是清冷自持的模样,严于律己,君子之风,清越公子从不肯失了半点分寸。

        你在爱情面前却是傲娇又别扭,表面波澜不惊,却暗戳戳吃了一次又一次醋,连小乐孺的醋也要吃,更不用提萧怀了;明明收到生辰礼物时深有触动,偏偏把所有情绪波动都藏在心底,只淡淡地说了一个“喜”。

        但你也有自己爱人的方式。你能轻易看穿颜颜的小把戏,却会在人前帮忙掩饰;你可以让颜颜花式罚抄,但从来不允许别人伤害她;你愿意包容颜颜的小任性,也逐渐习惯颜颜的小撒娇。

        我也没有想到,年少时的你,居然还是个小调皮,简直与如今的你判若两人。父亲的逝世,定在你的内心深处,留下了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痕。我多希望,你能和小时候一样,自在如风。

         你说:“只有我能带你飞,别人,不行。”

         你问:“我御剑如何?同他人比如何?”

         而我想对你说——

         “清风幸识得,可闻越人歌?”
17 359 2019-08-11 13:52:59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