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艺

原创互动阅读平台 免费下载
离线观看、免费福利,更多作品任你选

掌下之权(养成版)

+ 关注 旦旦旦 更新于10-20

“高白直”大男主逆袭仕途之路!从七品小官到位极人臣!
多女主宅院后宫,迷妹太多你将如何抉择?
权力与美人,皆是你的掌中之物。

当爱人被拐走,尊严被践踏,你是忍气声吞还是蛰伏反击?
从无名小官步步高升,路途虽远,正道之大。
这一路险阻重重,你是否能洞察玄机,破解危难?
身边来来往往的红颜知己,你是否能分辨真心假意?
你会迷失自我,还是在权力和美色的漩涡中保持初心?
没有一蹴而就的成功,也没有损人利己的捷径。
你想要什么样的人生,由心而定!
欢迎来到扶朝少年的全盛时代。

后宅模式开启,美人环绕,众星捧月...
人生赢家的生活方式怎一个“爽”字形容?
选择困难症的你,到底谁才是你的最爱之人? 展开 收起

收藏 下载 分享
主要角色
作品评论
红杏枝(二)
(来啊,一起吃刀子阿!嘿嘿嘿)
又是几年。
春来秋往,陶晏仪非常想揍舒天泽,她愤愤地把舒天泽赏赐的奇珍异宝摔在地上,连素来对郡主发脾气见惯不惊的晨月也忍不住叹一句:“暴殄天物阿!”
她的丽色被愤怒冲淡了好几分:“舒天泽!你把我的许许贬来贬去是几个意思!”
疼爱她的堂哥见她如此,便去求当今天子为他们赐婚。
舒天泽对于他们两个的婚事不怎么在意,但既然人家堂哥来求了,他便漫不经心道:“哦,这样阿,那就给他们赐婚罢。”
郡主成婚,十里红妆。
陶晏仪风风光光地嫁进了许府,时羽玑凝望着眼前身着凤冠霞帔的妙人儿与自家夫君成婚,心中五味陈杂。
陶晏仪进府后,反倒更注意时家大小姐,常常找她麻烦,想以各种方式引起她的注意,连许扶朝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你如此针对羽玑作甚!”
陶晏仪猛然发觉,自己竟对这位仪表堂堂的夫君有了些许厌烦之感。
他与时羽玑总是避开她单独在一起风花雪月,她有时甚至会想,自己到底吃的,是谁的醋呢?
朝中局面越发紧张。许扶朝得到了陶郡主的势力,要轻易扳倒他已是不可能。
喻相派来的刺客在刺伤时羽玑后落荒而逃。
陶晏仪在她榻前突然莫名其妙地发起了脾气:“时羽玑你是傻子吗?许许身强力壮武功高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不会有事的!你好端端的挡什么刀!”
妙妗也看不下去了,道:“够了吧,陶郡主?羽玑被你针对得还不够惨吗?”
时羽玑拉住了妙妗,温柔道:“不必,陶郡主心地善良,她其实是在关心我阿。”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好,这么善良……
陶晏仪回到房里,似是自言自语道:“我喜欢的,其实是时羽玑吧……”
晨月一脸懵逼,仿佛和同行的一位宫女一起遭遇暴击。
翌日。
时羽玑拆开那封匿名信,仿佛穿越到昨日和晨月一起遭受暴击。
她素来谨慎,哪怕有一瞬间她竟是真的有些许兴奋。
她家教严格,不应该也不可能有这种非分之想。
她烧毁了那封信,并再三教育下人不要听信流言,更不要嚼舌根。
下人一脸懵逼。
(似乎是很长的一段感情纠葛,我错了呜呜呜)
9 103 2020-04-26 22:18:35
红杏枝
(时羽玑X陶晏仪,别打我呜呜呜,ooc严重!时间线可能会有些改动)
陶晏仪慵懒地躺在豪华美人榻上,侍女晨月见她如此悠闲,本不打算坏了她的好兴致,陶晏仪却忽地叫住了她:“有事便说。”
晨月战战兢兢地道:“回郡主,许县丞……娶了几位妻……”
陶晏仪满不在乎的态度让晨月有些讶异:“时羽玑?本郡主倒是和她有过几面之缘,长得不错,看起来倒是挺宅心仁厚,不用管她。”
她时常弄得整个郡主府鸡飞狗跳,那次偷偷出府去相隔千里的陌生地方游玩也不例外。
陶晏仪总是有一种王公贵族家与生俱来的自信,她非常自信自己如此天生丽质国色天香,不会有坏人对她下手。
她把侍卫支开,本来只是想偷偷尝一下传说中的“白羽”酒而已。
传说阿,“白羽”其实是一位美丽姑娘,酿酒技术天下无双,却只为另一位与她一般眉目如画的姑娘而酿,街坊常常听到她们以“娘子”“夫君”相称,于是流言四起……最后不知为何,她们双双嫁给了一位大官,世人便皆以为此前流言只是笑谈……
陶晏仪只感觉后颈一痛。
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
她在时府悠然醒来。一醒来便有一道柔婉声线落入她耳:“姑娘醒了?”
眼前人面若桃花,白衣胜雪,云鬓上缀着的流苏饰品上更是别出心裁地挂了一根白色鸟羽,一身贤良淑德的圣母光环。
陶晏仪莫名想起了“白羽”。
不得不承认,像陶晏仪这种颜控,她是抵挡不住眼前如同仙女下凡的人儿的关切眼神的。
陶晏仪拿出了无病呻吟撒娇耍赖的看家本领:“阿阿,本郡……姑娘伤还没有好!还走不了!”
眼前人依然保持着礼貌而优雅的微笑,她轻启薄唇,道:“姑娘误会了,郡姑娘其实完全可以养好了再走,不麻烦的。”
郡姑娘?其实也好。她只不过是想多看几眼她的倾国之颜罢了。
翌日。
陶晏仪在街市上闲逛着,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群饭桶侍卫智商可以在一朝一夕之间飙升,迅速定位到她爱去的热闹地方,他们强制把这位童心未泯的郡主带了回去。
在见到美如冠玉的许扶朝后,她不得不承认,她又被深深吸引住了。
她开始疯狂追求这位许县丞。
她以为这样就能忘记那位时姑娘的一颦一笑。
1 86 2020-04-26 15:45:10
我记得祖父的话,早知道官场险恶,定是那尔虞我诈,蝇营狗苟。
这里太黑暗,这里太压抑,这里太血腥,这里吃人不吐骨头,这里就是官场。在这里,谁都难以独善其身,包括我。
喻相啊,我起于微末,历尽艰辛才进了京城,领了这四品官衔。我其实也不是什么完人,我也有自己的私心。
我也想光宗耀祖,重振许家门楣,以宽慰九泉之下的祖父,父亲和叔父。
我也想有所作为,青史流芳,让我的后代以我为豪,不负于“扶朝”的名讳。
我也想保护我爱的人,保护爱我的人,希望能佑他们一世安康,不受伤害。
人过而立,我的桀骜也开始消磨;官居四品,我的豪情已不复当初;成家立室,我不想让她们为我担惊受怕,我不想让我的子女因我被牵连。
我已经离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有些距离了。
喻相啊,说不定,我就同意与你合作,沆瀣一气,图个荣华富贵,不管那民间疾苦。
又说不定,我就请求外调,远离京城这政治漩涡,不和你相争,不扰你大权独揽。
可是,喻相,谢谢你啊。
你害我被贬,十年艰辛,一朝化为乌有。
你还想*人灭口,害死了白姑娘,她本会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谢谢你,喻相,你用血的代价,让我惊醒,明白了一个已经忘记的真理:
“进了这官场,便只有你死我亡。”
你能对我下手,天下苍生在你眼中,怕是连草芥都不如。为了权利,你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到时候,又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权力之斗,终将要沾染鲜血。
我找回来了,找回了那个热血少年,找回了那颗扶持社稷、九死不悔的心。
喻相,既然要斗,那便是至死方休。
白姑娘的死,我要用你来祭奠;天下苍生的福祉,容不得你去侵夺。
这一去,风萧萧兮,壮士登车,去不复顾。
在回京之前,我还是劝您一句:喻相啊,权焰太炽,终将玩火自焚。
“许家列祖列宗在上,愚孙扶朝,愿为天下苍生而活,为天下苍生而死。此次回京,定是九死一生,恐难延许家香火。皇天后土,四海九州,皆为生灵,不可不救。望先祖谅愚孙之不孝。”
“好了,登车,回京!”
8 139 2020-03-22 14:09:05
<握住月光,你是我心之所向>
—— 【 时羽玑 】

人生坎坷
我许扶朝当真是要任凭这风雨摧残吗?
冥想之中有人打乱思绪。

“喂,我们家小姐要见你。”
扶朝被人带去一个华舱。
入眼即是亭亭美人,精致皙白的脸上没有浓抹的胭脂水粉,华贵的气质里没有咄咄逼人的傲意,眉眼间秀雅不凡,柔情似水,温婉的吐息如冬日里的暖阳耀进他的心窝。
可谁都不知,这一眼,便是永远。

“这书卷是你写的?”那女子微微一笑,“公子心性颇高,想来也不是什么宵小之辈。”
“姑娘懂这卷中含义?”
“大道贯通,略懂一二罢了。”
几句几言便可看出她的才情,言辞对确。

“恭喜公子,你与雅字三号间的客人都答对了诗迷。”
屏风相隔,但隐约也看得出是一名女子的身影。不知是谁呢?
——“公子果然厉害,不知此对–苦荼甘若荠,萝卜软如酥,爽人喉吻–下对如何?”
——“烈酒香如醇,咖啡苦如莲,醉人心脾。”随着甜美温柔的音线,那身影缓步行至面前。
——“是你?”两人对上眼眸。
——“水藻绿于蓝,山菰红似血,快我情怀。”扶朝不由分说对出其词。
当夜月下饮酒作诗,君子之交,便是缘起。
得其名唤——“时羽玑”

“时故娘小心!”扶朝见时羽玑遇难,不多言语便是冲前护着。
“许公子没事吧?”时羽玑的关切匆匆而来。
这一遇得其屋宿——“兰疏街时府”
这便是常来常往,日渐生情,以物寄思。

“这是我在庙里求的平安福,保佑许公子平安,前程似锦。”她转眸看向遥遥无岸的海路。
“许公子,你可还会回来?”
“会!待我高中,定会回来找你。”扶朝脱口而出
这是早已从心底生根的念想 【回来娶你。】
“好,我等你。”

书院中结识裴长哲,他瞧了扶朝的卷中之意“欲把相思说似谁....”那便也只有时羽玑了。

念积情河,心之誓约。
–我许扶朝回来了–
“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
“佳人初相见,似是故人归。”
闻声来者正是她日夜所思——“许扶朝”
“羽玑,我,回来娶你了。”

–明月不知君意,羽玑深恋君心–
“今日便要改口了,夫人。”
“嗯,夫君——”

﹉那一眼,确是永远
﹉我许扶朝愿生世护她周全
﹉生死相伴,绝不言弃
18 84 2020-03-15 14:50:27
他又在做梦了。
从白家村回来以后,他时常梦到那个时候的场景。他第一次到乡间来,是白姑娘接的他;田间劳作他懂得不多,白姑娘教他;村里的顽童欺负他,白姑娘好像从天而降似的,解除他的窘迫。那样好的白姑娘啊,会送他吃食,买书送他,还给他求平安符。
他刚来的时候,确实有不甘、愤懑,对堂弟抱有怒其不争的气愤。他不明白,堂弟如何会入这样粗鄙的圈套,甚至连累他至此。他看起来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然而夜深人静之时,他总是沉沉叹气。他有些懈怠,他走的时候不愿见裴兄,不带妻室,无非是为了减少牵绊。他想,若是他一去不能归,他们至少能好好的。他看起来与过往没有丝毫差别,仍然是那个风度翩翩,云淡风轻的许状元。但是他自己知道,有些东西终究是不一样了。他的饭量越来越小,不是粗茶淡饭不能入口,只是他心有郁积,玉盘珍馐也难以下咽。
在这无边的昏暗里,白姑娘如照进他世界的一束光。她博览群书,也颇具威望。这威望不是来自她的村长父亲,而在于她独特的人格魅力。她思想宽广,见解独到,而且胸中自有一片天地。她问他:“许大人,女子也可以做夫子吗?”他说:“当然可以。”只是他没有告诉她,这世道对女子诸多苛刻,如果她要走这条路,那必然会很辛苦。他想:没有关系,我会为你砍去荆棘,让你的路一片坦途。那个时候,遍布他世界的阴霾忽然开始散去,他看到了久违的阳光。长期的食欲不振最终带来了结果,他晕倒了。醒来时是白姑娘在照顾他。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想,他又在白姑娘面前丢脸了。
有些不知名的东西还未来得及生长,便不得不悄无声息的收回嫩芽。白姑娘让他陪她去相亲。对方是个好男儿,虽然家室不如他,长相不如他,才学也不如他,但他看到了他眼中的光。他收回视线去看白姑娘,她言笑晏晏,对这个年轻人没有丝毫不满。“这很好。”他想。他会回去京城的,他会照拂这个年轻人的。白姑娘,值得更好的生活。
他忽然感到晕晕沉沉,他快要醒了。梦的尽头总是那声担忧的、焦急的呼喊:“许大人。”撕心裂肺。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是这种结局。也许她会嫁给年公子,会和他相夫教子,和美一生;也许她会忘记他,经年以后她会在某个街头看见他,然后对身边的人说一声:“这个人我看他有点眼熟。”或者不会忘记,道一句:“经年不见,许大人别来无恙否。”设想千千万万,独独不该是这样。
他猝然睁开眼睛,一滴泪流入鬓角。他从枕头底下拿出那个平安符,把它放在心口,紧紧握住。当初当初,何必当初。陌衣啊…他喃喃。
8 88 2020-03-14 14:06:03
打开APP,查看全部999+条评论
相关作品
下载APP浏览更多精彩吧